expr

给丈夫戴帽丈夫二话不说直接(老婆说给我帽子)

家是温暖的港湾。

可对赵嘉悦来说,家是一个让人窒息的无形的笼子。

刚刚走到小区门口,赵嘉悦就跟姐姐赵欣怡碰上了。

赵欣怡盛装打扮,光彩照人,不时抿着唇偷笑,一副恋爱中人的样子。手里那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更能说明这一点。

赵嘉悦心里却升起不好的预感。她是不是又跟那个男人见面去了?

赵嘉悦忍不住几步跨过去,一把捉住了赵欣怡的手,随即在她身上嗅到了男性香水的味道。

“姐,你是不是又跟沈良在一起了?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

赵欣怡不屑地翻白眼,一把推开她。

“赵嘉悦,你有完没完?有又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这是我跟夏奕骋的事情,你瞎搅和什么?还是你真的喜欢上夏奕骋了?”

“是啊,我喜欢他。所以,你最好把他看牢了,不要让我有一丁点的机会。”

她喜欢他,却从来没有过幻想,尤其是再见却发现他成了自己的姐夫之后。

“你——”赵欣怡气得就要动手了。

赵嘉悦赶紧退开两步。

“居然喜欢自己的姐夫,赵嘉悦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儿吗?”

赵嘉悦面上不为所动,心里却一片苦涩。他还远不是我姐夫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了。

“能。如果你不珍惜他,我就敢不要脸地把他据为己有。”

说完,赵嘉悦就直接走进了小区。

其实她真没想跟自己的姐姐抢,她只希望姐姐能珍惜他。不说多么贤妻良母,至少不要给他戴帽子。他那么好的人,值得最好的对待!

……

军绿色的悍马H3缓缓地驶入雅安花园的大门。比起车子本身,那个军用牌照更引人注目。

车子停进车库。

驾驶座的门打开,一个穿着军绿色T恤加迷彩裤脚踩军靴的男人从车子里走下来。站在车旁里,似一头蛰伏的猎豹。

夏奕骋掏出一根烟,点着了,然后倚着车子慢慢地抽了起来。抬头看着六楼那扇窗,尽管白天没有灯光,却让人想到了“温暖”之类的词眼。

他上一次回来,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不知道赵欣怡会不会怨他。

去年他们相亲之后就领了证。结果连洞房都没来得及,他就被*紧急召回去了。

半年前回来,又刚好碰上赵欣怡的生理期,所以两个人做了一年的夫妻,到现在都还没真正的洞房。想来,确实有些对不起她。

即便他对她没有爱情,但是一个丈夫该给妻子的,他都想努力地给她。只是,现在的他离一个合格的丈夫还太遥远。

抽完一根烟,夏奕骋迈步走进楼道,一眨眼就到了六楼门外。

推门的那一刻,他心情有点复杂。但随即,他就被屋子里搂在一起纠缠的画面给惊呆了。

“啊——”赵欣怡看到夏奕骋那张脸,惊叫一声,面如死灰。

沈良也慌了,下意识地跑到窗户那,想跳窗逃跑。

夏奕骋很快反应过来,几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抓住沈良的肩头,然后将人甩到赵欣怡的面前。

沈良摔得连哼都哼不出来,好一会儿都动惮不得。

“夏、夏奕骋,我、这……”

赵欣怡被吓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利索。这么久不见,她几乎忘了这个男人。现在一看到他,就想起他的可怕来了,顿时抖得更厉害。

夏奕骋一把揪起地上的男人,一拳打在他腹部。

他是个军人,这一拳下去,沈良叫得跟杀猪一样,顿时就跪地求饶了。

“是、是她勾引我的,不关我的事!是她……”

平常夏奕骋的气势就没几个人受得了,何况他正在盛怒之下。那就像是一头被激怒的猛兽,夺取性命也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情。

夏奕骋不管他们谁勾引谁,直接把沈良揍了个半死,然后丢到门外去。

在这个过程中,赵欣怡只是缩着脖子,一声也没吭,更没有冲上来求夏奕骋手下留情。

“砰——”

门狠狠地甩上,发出一声吓人的巨响。

夏奕骋转过身,朝着赵欣怡一步一步地走过来,面色阴沉得可怕。

即便他们之间没有爱情,但他们领了证就是夫妻,忠诚是最基本的底线!可她不仅出轨,甚至明目张胆地将男人带到家里来,当他是死的吗?

赵欣怡咽了一口唾沫,恨不得自己会法术,直接变没了。“夏、夏奕骋,我……”

夏奕骋蹲下来,两个人面对面。

“为什么?”他问。

赵欣怡咬着嘴唇,然后逸出一声豁出去的冷笑。

“为什么?夏奕骋,我们结婚多久了?一年多了,可这才是我们第三次见面。甚至于,我们到现在连洞房花烛夜都没过!你一年到头不在家,你知道我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房子是什么感觉吗?你知道我生病发烧,你却影子都不见,我心里有多委屈吗?我是个女人,我需要关心需要呵护的时候,你在哪里?”

夏奕骋没有立马反驳,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你知道我是个军人。我们相亲那天,我就告诉过你将要面对聚少离多的生活,你说没有问题。”

“是,我那时候是真的觉得自己可以。可是后来我慢慢地发现,这样的生活太可怕了。它会一点一点地消磨你的斗志你的激情,让你变得像一个空壳。”

夏奕骋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然后慢慢地吐出去。

“赵欣怡,做军嫂确实很不容易,所以你觉得寂寞觉得委屈觉得受不了,我都能理解。你要是提出离婚,我二话不说就同意了。而且,房子车子我都可以给你。”

随即,他的表情倏然转狠。

“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你他妈的不该给老子戴帽子!老子宁愿你捅老子一刀,也不想你背着老子私会野男人,你懂吗?”

赵欣怡被他吼得一愣一愣的。见他像一头受伤的困兽,心里多少也有些愧疚。“我……”

“收拾一下,我们立刻去民政局。”

赵欣怡倏然瞪大眼睛。“你、你要离婚?”

夏奕骋冷笑,又狠狠地吸了一口烟。

“难不成老子还要把你当宝贝一样霸占着?赵欣怡,老子嫌脏。多看你一眼,老子都嫌脏了自己的眼睛!”

“我……如果我不同意呢?”

赵欣怡承认,当初之所以选择夏奕骋,就是看中他有车有房。后来觉得受不了这种聚少离多的生活没有提出离婚,也是不想失去这种安稳的生活。

“你以为你有资格选择吗?赵欣怡,老子如今肯无声无息地跟你把婚给离了,你就该庆幸了。老子有的是办法叫你生不如死,如果你要试试,老子不介意成全你。”

那阴森森的语气,那可怕的眼神,吓得赵欣怡又缩了缩脖子。

“给老子走!”

夏奕骋不耐烦她的磨磨蹭蹭,直接提拎着她的衣领子将人拎出了家门。

在去往民政局的路上,夏奕骋打了个电话,所以他们的离婚手续办得格外顺利,速度比别人快了几倍都不止。

走出民政局,赵欣怡浑浑噩噩,有种做梦的感觉。

“你的东西老子会打包放在门口,你明天来拿了就滚蛋。从此以后,别再出现在老子面前!”

也不管她应没应,夏奕骋直接开车走了。

在小区门口的杂货店,夏奕骋买了十个编织袋,回到家里就把赵欣怡的东西全都丢进去,一袋一袋堆在门外。

做完这一切,夏奕骋就跑到阳台抽烟,一连抽了几根烟才勉强压下几乎要爆炸的情绪。

他已经33岁了,别人像他这个年纪,小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可他是个军人,能够照顾家庭的时间实在太少,所以一直不肯结婚,就是不想耽误了人家。

当初相亲的时候,他就看得出来赵欣怡很在意物质,但是他不介意。他不能像一般男人那样陪伴她照顾她,那么用物质来弥补未尝不是一种办法。所以只要不太过分,他都会包容,可他的包容决不包括红杏出墙!

如果头上戴着一顶大大的绿帽还能当没事儿一样,他就不是男人!

“啪——”

狠狠的一拳砸在墙上,鲜血淋漓。

……

赵欣怡独自走在街上,心乱如麻。

上一次夏奕骋是提前给她打了电话的,这一次居然搞突击!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什么?

赵嘉悦!一定是赵嘉悦!

赵欣怡一个激灵,立马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赵嘉悦所在的南城妇幼医院。

赵嘉悦换下白大褂,快步走出医院门口。

她住在医院的宿舍,离这里不远。医院对面就有个菜市场,所以她一般下了班就买些菜带回去。

“赵嘉悦,是你告诉夏奕骋的,对不对?现在我们离婚了,你满意了?”

“你、你们离婚了?”

赵嘉悦脑子一片翁鸣,被这个消息给震得回不过神来,连头发被揪疼了都无知无觉。

赵嘉悦看着她愤怒离去的背影,好一会儿才爬起来。看着身边的车水马龙,脑子一团混乱。

他回来了,而且知道姐姐红杏出墙的事情了?他一定很伤心吧?

明知道名不正言不顺,明知道不该,可赵嘉悦还是忍不住打车去了雅安花园。站在606的门外,捏着那串一直珍藏的钥匙,始终不敢有动作。

许久之后,她还是将钥匙插了进去,拧动。因为,她想看看他,想知道他是不是还好着。

门一开,赵嘉悦就被满屋子刺鼻的烟味给呛得咳了起来。

“滚!”

黑暗里,男人低哑的怒吼,像一头被伤了的猛兽发出悲鸣。

赵嘉悦心尖一颤,却没有转身离开,而是按下了开关。

客厅里满地都是酒瓶子和烟头,横七竖八地躺着。

一身戎装的男人跌坐在地上,浑身都透着伤心和颓废的感觉。这会儿他正瞪着她,那血红的眼珠子就像一头猛兽一样可怕。

赵嘉悦是怕他的,却又好像不是怕。也许是惨杂了太多,所以理不清。

她慢慢地走过去,在他不远处站住。

“对不起,我姐姐她太过分了。你别难过,她配不上你,也不值得你为她难过。”

姐姐确实配不上他。

夏奕骋眯着眼睛看她,突然一跃而起,一把揪住了她的衣襟,将她拖到面前来。

“她不配,你就配吗?”

赵嘉悦深深吸一口气,摇摇头。“我也不配。”

“那就滚!”

夏奕骋松开她,推得她踉跄几步,差点跌倒在地。他抓着酒瓶子,仰天一阵疯灌。浓烈的酒液顺着他的下巴流下来,一直没入胸膛。

赵嘉悦心酸得厉害,终于还是忍不住扑上去抢他的酒瓶。

“别这样,你别这样好吗?”别这样折磨自己。

夏奕骋一手举高酒瓶,一手用力推她。可到底醉了,自己也跟着踉跄起来,双双跌入沙发里。

……

赵嘉悦使出浑身解数将夏奕骋搬到沙发上躺好,然后拧了毛巾给他简单擦了一下身体。

看着他在梦里仍皱着眉头,她心里难受得厉害,却也无能为力。

对不起。过了今天,你就忘了赵欣怡,忘了跟她有关的一切吧。

……

夏奕骋醒来的时候有短暂的失忆,但很快,昨晚的一些片段就涌进了他脑海。

Shit!

低咒一声,夏奕骋懊恼地扒着自己的脑袋,然后一拳打在床铺里。

虽然他喝醉了,但敢作敢当方为男儿本色。夏奕骋没办法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所以将自己收拾了一下,就直接去找赵嘉悦了。

赵嘉悦没想到他会找上门来,整个人都懵了。想到昨晚,脸更是一阵红一阵白。

“找个地方,我们谈谈。”

“啊?哦,好。”

赵嘉悦忐忑不安地跟着他进了医院斜对面的一家茶餐厅,然后抱着茶杯忐忑不安地等着他开口。

“昨晚我虽然喝醉了,但我知道发生了什么。”

“赵嘉悦,我夏奕骋不是个敢做不敢当的孬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应该对你负责的。但是,你是赵欣怡的妹妹,原谅我实在不能接受你成为我的妻子。”

早知道结果,可听他这么说,心里还是难受得厉害。

赵嘉悦努力一笑,满腹心酸。

“昨晚、其实,总之我不会要你负责的。昨晚只是个意外,而且责任全在我,不是你的错。你把它忘了吧,我也会忘了。”

夏奕骋看着她,似乎在审视她的话有几分真假。

“除了结婚,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只要我能做到。”

赵嘉悦腾地站起来,像是被烫到了一般。

“不、不用了!我答应你,以后绝对不会缠着你不放。我——希望你能平安幸福,再见!”

“不珍惜你的人,也不值得你去珍惜。我相信你一定会遇到一个珍惜你的人的。你一定要幸福!”

她匆匆离去,像是有鬼在身后追杀一样落荒而逃。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

赵嘉悦站在镜子前,看着因为干呕而湿润的眼角。。

尽管还没有去检查确诊,但是作为一个妇产科医生,她基本可以肯定——自己怀孕了!

大概是因为早有预期,所以等这一切来临,她并不觉得慌乱。

那一夜之后,她其实去药店买了避孕药。可是要吃的那一刻,她又犹豫了。她知道以后跟他也许再没有交集,如果有个孩子,就是他们之间唯一的纽带了。

当然,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可也许是从小自生自灭惯了,她竟然也不觉得害怕。

最后她决定赌一场。如果没怀,那就说明他们缘尽于此。如果真的怀了,她就悄悄地离开这里,找一个小地方把孩子生下来,然后陪伴TA成长。她会把属于父亲的那一份爱也一并给TA,相信TA会是一个幸福的孩子!

一直以来,赵嘉悦都不觉得自己是个运气很好的人。但很显然,这一次她人品爆棚了。

此时此刻,她很庆幸毕业以后的工资并没有交给妈妈苏志平保管,而是自己都好好地存着。将孩子生下来后,起码有两年她不能正常工作,只能靠存下来这一笔钱维持生活了。

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粲然一笑,赵嘉悦心情愉悦地走出洗手间。

如果确认怀孕了,她现在就得跟医院提出辞职了,毕竟工作交接还需要一些日子。另外,她还得物色一个合适的地方去开始新的生活。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秘密,何况是在同一个医院,所以赵嘉悦没有去自己的医院检查。

“你确实怀孕了,孩子大概是6周。这孩子,你是打算要还是——”

“我要!我要的!”

赵嘉悦急忙截断医生的话,不想让她把那两个字说出来。作为妇产科医生,她最见不得别人杀害自己的孩子!

那医生见她这么激动,忍不住了然地笑了。“第一次当妈妈吧?”

“嗯。”赵嘉悦有些羞涩地点点头。

下楼的时候,刚好经过一楼儿科。看着那些大大小小,样貌性格各不相同的孩子们,赵嘉悦心里一片宁和。

8个月后,她也会迎来属于自己的小天使。但愿是个男孩,长得像他。

尽管知道还远着呢,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在这边买了东西带过去,但赵嘉悦还是忍不住走进妇婴用品店去看一看那些小衣服小被子小玩具,每一样都那么的可爱,叫人满心欢喜。

后来见服务员一直很热情地招呼,她就不好意思再看了。毕竟害人家干了活又得不到回报,到底不厚道。

既然请了一天的假,她干脆找了个茶餐厅,坐着慢慢地吃点心喝豆浆。吃着吃着,又忍不住把检查单拿出来。尽管只是一些专业的字符,可她仿佛看到了一个胖嘟嘟的小娃娃在对自己傻笑。

从小到大,她似乎跟谁都不太亲近。所以她渴望有一个小生命,跟她骨肉相连,血浓于水。

“你是……赵嘉悦?”

因为她低着头,叶剑锋有些不太确定。毕竟,他们只在夏奕骋跟赵欣怡领证哪天一起吃了一顿饭而已。

赵嘉悦一惊,手里的检查单就这么飘走了,她急得赶紧就去追。

叶剑锋动作快,一把将它拿在手里,视线随意地扫了一眼。他们在*呆过的人,观察力和记忆力都强过一般人,所以他没有漏过“妊娠”二字。

“呐,给你。”

“谢谢你,叶大哥。”赵嘉悦赶紧将单子放进包里。他一个大男人,应该不会注意到下面那几个字吧?“那个,要不要坐下来吃点东西?我叫了很多,一个人也吃不完。”

他是夏奕骋最好的兄弟,所以她记得他。

“不了,我有点急事需要处理。先这样。”

“再见。”

“再见。”

赵嘉悦看着他迈着流星大步走了,有点走神。夏奕骋也是这样,走起路来比人家跑的都要快,一阵风似的就不见人了。

……

叶剑锋作为一个大老爷们,向来是不屑于八卦的。所以对于赵嘉悦怀孕的事情,他也没放在心上。

只是跟夏奕骋通电话的时候,突然间想起来,那好歹是他以前的小姨子,就多嘴了一句。

“对了,我前两天碰见你前任小姨子。她好像怀孕了。”

他随随便便一句八卦的话,却直接将夏奕骋给炸了个魂飞魄散。

“你确定?”

“我都看到她手里的检查单了,你说我确定不?哎,我说你这么激动干嘛?是你前任小姨子怀孕,不是你前妻怀孕了,你得搞清楚。”

就算是前妻怀孕了,没准也不是他的种!敢红杏出墙的女人,没准她自己都不知道怀的是谁的种!

“闭夏奕骋丢掉手机,点了一根烟,狠狠地抽了几口。那一夜的意乱情迷,就这么冲进脑海里,挥之不去。

赵嘉悦是个医生,她在这方面的常识应该比一般人要强。所以出了那样的意外之后,她没理由不做措施。除非,她不想做。

夏奕骋又想起她那天失魂落魄地跟他说:“我知道,你也许觉得我很恶心,居然喜欢自己的姐夫。我也知道,你很难相信这份喜欢是单纯的。但我还是想为自己辩解一句,我没想从你这里谋取什么。”

所以说,她是因为喜欢他才故意不去做措施的?还是说,她想用这个孩子来做筹码,逼他退步?

无论是哪一种,他恐怕都逃不掉。那是一条小生命,还是他的血脉,他不能轻易地就舍弃了。但他私心希望是前一种,因为他最讨厌被人算计被人逼迫。

谁知道在这个时候,她居然提出了辞职。

在确定怀孕的第二天,赵嘉悦就向医院提交了辞职申请。

她虽然工作时间不长,但不管是工作态度还是工作能力,都是很得科主任和院长的赏识的。而且,院长还想培养几年就把她提拔上来呢。

谁知道在这个时候,她居然提出了辞职。

“小赵啊,非辞职不可吗?若是有什可以提出来。说实话,我们对于你的能力是非常肯定的,所以实在不想你这样的人才流失掉。”

赵嘉悦心存感激,却还是坚定地摇摇头。

“主任,院长,辞职纯粹我私人的原因。我不是想跳槽到别的医院去,而是要离开这个城市。所以,真的很对不起。”

主任和院长又苦口婆心地说了许多,但见她态度坚定,也没有办法,只好放人。

既然辞职已经得到批准,那么接下来就是工作交接的问题了。

赵嘉悦上班时间忙得一塌糊涂,下了班还要研究地理杂志,为自己和孩子物色一个适合居住的生活环境。

一个女人未婚生子,到底不是光彩的事情,所以她不打算去那些大城市。找一个小城市,生活环境好,人口也简单的,最合适不过。

可赵嘉悦怎么也想不到,临走前,居然还能见到夏奕骋。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高大挺拔,俊帅洒脱的男人,她好一会儿都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下意识地,她拿包挡住了自己的腹部。尽管还什么都看不出来,却还是怕他知道了。

“找个地方,我要跟你谈谈。”

赵嘉悦不会拒绝他的任何要求,所以乖乖地跟在他身后。

这一次,他没有去上次那家茶餐厅,而是直接拉开副驾驶座的门让她坐进去。

赵嘉悦也没问他要去哪里,只是一路上都忐忑不安。如果他知道自己怀了孩子,他会怎么做?要求她打掉吗?

胡思乱想间,车子已经停了下来。

赵嘉悦抬头一看,居然是雅安花园。

“跟我上来。”

因为夏奕骋有一段日子没回来了,所以家里的东西都蒙上了薄薄的一层灰。他拿了一条毛巾把沙发擦了一下,招呼她坐下。

“茶水得等一会儿。”

“没关系。”

赵嘉悦只想知道他找自己干什么。只希望,跟孩子没有关系。

夏奕骋在她对面那个位置坐下来,就那么看着她。眼神不算犀利,但依旧让人不敢直视。

“你没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

“啊?”赵嘉悦顿时心脏就提到了嗓子眼。“没、没有啊。”

夏奕骋也不跟她绕圈子,直接把从中心医院调出来的检查报告单递到她面前。

“这是什么?”

赵嘉悦没事儿就喜欢拿着那张检查单细细地看,这会儿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了,顿时面上血色尽褪,一片惨白。

“你、你想怎么样?”

夏奕骋看着她面无血色的样子,不知道怎么的,冷硬的心房居然软了几分。

“你觉得我想怎么样?或者说,你想我怎么做?我想以你医生的身份,你不会忘记做措施,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你是故意的。所以我想知道,你想干什么?”

赵嘉悦绞着自己的手指,身子微微颤抖,好一会儿才抬头看着他,小声道:“我能不能求求你,让我留下这个孩子?我保证不会给你添任何的麻烦。事实上,我已经向医院提出辞职了。我会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把TA生下来,然后把TA抚养长大。我保证,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行吗?”

“不行。”

斩钉截铁,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赵嘉悦的脸色又惨白了几分,身子抖得更厉害。“所以、所以你是想让我……”

她不敢继续往下说。这个孩子凝聚了她太多的期待太多的希望,她真的不能放弃。

夏奕骋没有接话,就那么看着她。他看得出来,她很在意这个孩子。

对一个男人来说,一个女人在意他的孩子,跟在意他是一样的。这份情,无法不叫人动容。

“我、我从小就笨,性格也不好,所以跟谁都不亲近……我只是想孕育一个孩子,他跟我血脉相连,相依为命。那么,我这辈子也就没什么遗憾了……我这个人没有多大能耐,我不能说这辈子会有多大的成就,但是我有足够的信心去单独抚养一个孩子…….尽管他还很小,可他始终是一条生命。你要是听过他的心跳,你也肯定舍不得放弃的。所以,你能不能当作什么都不知道,让我一个人完完整整地拥有他?我保证,不管你以后跟谁结婚,有几个孩子,他都不会妨碍你的生活。我也可以答应你,有生之年,绝不踏入南城半步。”

夏奕骋狠狠地闭了一下眼睛,因为眼眶有点发热。如果这是她的战术的话,很显然她成功了。

“这个孩子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

“对。所以,你能不能——”见他的态度似乎有松软的迹象,她又忍不住心生希冀。

“不能!”

赵嘉悦咬着自己的嘴唇,咬得都流血了。

“为什么?是不是因为,我是赵欣怡的妹妹?你觉得,我跟她一样,也是个——”

“跟赵欣怡没有关系。”

他是个成熟男人,不至于是非不分。就算她是赵欣怡的妹妹,可毕竟是两个人,她没有义务为姐姐的错误买单。他也没有资格将赵欣怡犯下的罪过,强加到她的身上。

“那是为什么?”

文名:钻石婚约

“赵嘉悦,你觉得我夏奕骋是那种能任由自己的骨肉流落在外的孬种吗?你觉得我能理所当然地让一个不是我妻子的女人单独抚养我的孩子?”

赵嘉悦的心一点一点地沉到谷底。“所以,你的意思是?”

一定要我放弃他?

夏奕骋直接站起来。“我们结婚。现在就去民政局。”

内容来源于“米诚书城”转载请注明出处。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