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带着空间上山挖人参(带着空间上山挖人参)

日子就在收稻谷中慢慢的划过。

清微在下工后也会上山,然后吃了饭回来,把空间里的草药慢慢偷渡出来。知青院满院都是药草的味道。

这天早稻终于收完了,趁着时间还早,清微就飞速上山,把之前的那棵人参挖了回来。

收完了稻谷,又到了收玉米的时间了。

可能老天比较照顾吧,收稻谷的时候并没有雨,但是收玉米的时候淅淅沥沥的开始下起了雨。

下了雨并不得闲,还是要继续收玉米,收了玉米才好继续种冬小麦。

收玉米的时候清微又被分回了二队,和段大婶又一起上工了。

因为之前不在一个队,分的田也不在一起,清微已经很久没见段大婶了。

段大婶一见清微就道,“杨知青,之前跟你一起上工那么久,都不知道你这么厉害,你现在可是在大队出名啦。”

清微无奈笑笑,“估计也不是什么好名声吧。”

两人边说边往玉米地里走。

“你们女知青在这边嘛,也没有亲人,你现在这名声反而没人敢打你主意,这样反而好些,再说了,又不是什么坏名声,也就是村里爱八卦的乱说。”

清微点头,开始扳玉米。

玉米都是直接剥了皮再拿回去的,不过今天下雨,不好晾晒,所以大一点的玉米都会留点玉米皮,等到了晒谷场,会有人将它用绳子绑起来,一串串挂在杆上慢慢风干。

小一点的玉米没办法,剥了壳回去慢慢晾晒,这雨也不会下好几天。

因为冒着雨干活,知青院的几个都有点要感冒的意思,清微就给他们煮了预防感冒的药,让他们喝了再睡。

结果第二天上工,几个知青都没事,但是发现村里感冒的有好几个。

因为连续高强度干活,昨天又冒着雨收玉米,出汗又淋雨的,身体不怎么好的都有点感冒了。

段大婶倒是没感冒,但清微看她的样子也有点要感冒的意思,就把水壶里的药给了她喝才开始继续扳玉米。

晚上知青院来了几个病人,都是之前一起去春城的几个,也是有点感冒的症状,想起之前清微说的话,就过来请清微给他们开药。

当然他们也没有空手,有的拿鸡蛋,有的拿菌干,还有的拿蔬菜。清微根据几人的情况给他们都抓了几副药,让他们自己回去熬着吃。

几个人回家后家里人都问从哪拿的药,几人也如实说了,等第二天几人的症状缓解,清微会认草药的事就在一天之间传遍了全村了。

大队长很高兴,因为村里是真的需要一个医生。

之前村里也有过一个老中医,虽然技术也不是很好,就能治治感冒拉肚子之类的,但是他没后人,还没选到传人就没了。

之前也向上面申请了很多次,为了能让医生过来住的舒服,村支部特地分出了一个小院子准备给新来的医生,但是因为学校毕业的医生少,也没人愿意来这边,所以一直没批复。

这就导致白塔大队看病必须去镇医院,但是镇医院看病贵,随便几颗药就要几毛钱,要是住院更不得了,要几块钱哩。而且随时缺药,有时候还得去彩云县才行。

当然也可以去其他大队去看中医,但是其他大队远不说,看病还比较麻烦,就算大队里和其他大队那边沟通好了,村里人都不愿意去那边看病。

现在村里出了一个会认草药的知青,虽然目前好像只是能治一治感冒什么的,但是大队长还是决定去和清微谈一谈。

来到知青院,知青们有的在洗簌,有的在劈柴,看到大队长来,几人还有些奇怪,田叶茂赶紧把人迎了进来。

大队长一见院子里木架上的草药就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找了一圈发现没找到清微,“杨知青不在吗?怎么没见到她?”

田叶茂一愣,没想到大队长是来找清微的,不过一想大队里没有医生,这几天又有人来找清微看病,于是道,“她下工就去山上采药了,大队长是有事找她吗?不然等会她回来了我让她去找您?”

段瑞诏摇头拒绝了,“杨知青下工了还去山上采药这么辛苦,我怎么能让她再去村里找我呢,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在这里等她好了。”

说完又向田叶茂打听清微的事。

田叶茂对清微的事,其实也不是很了解,毕竟清微也刚来不久。只是知道她挖草药是从春城回来之后开始的,知青院里几个知青吃了清微的药都好了,而且没有什么不良反应。

段瑞诏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可能是杨知青去了春城,有人告诉她秋收很苦,不想参加劳动,才展现出来自己会医这件事。

或者自己想错了,可能是有人提醒她让她展现自己会医这件事。

上面隐约传来要自己照顾杨知青的想法,正愁着怎么在村里人不发现的前提下照顾她呢,杨知青就传出会医的消息,这不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嘛。

想到这里,也不坐在凳子上,而是围着几个木架子在转。

清微回来的时候天快黑了。看到段瑞诏跟他打了声招呼准备去处理药材。

大队长一看清微的背篓,笑容就更深了,“杨知青,这么辛苦呀,下工了还去采药。”

“有几味药没了,这几天感冒的人多,没那几味药不行。”

听他这么说,段瑞诏的喜悦更甚,“杨知青学中医很久了吗?”

“也不算很久吧。”

“我看杨知青都能看病了,想必看了不少医书吧,怎么也不可能才学嘛。”

清微点头,“医书我倒是看了不少,至于治感冒,也是看了师傅的脉案然后根据症状学的。我医术还没学成的。”

段瑞诏大喜,有师傅教可比村里以前的老中医好多了,他就只是看了医书认识草药,会几个方子而已。

而且听到了杨知青有脉案,脉案是什么?那是大夫写症状开药方的东西,杨知青有这个,当村里的医生完全没问题。到时候让她去清水镇培训几天,就可以去镇医院领些西药回来,村里的卫生院就可以开了!

至于镇医院随时领不到药,那没事啊,杨知青不是认草药嘛。反正西药要钱,村里人一般也不舍得买,但中药嘛,山上都有,到时候给杨知青满工分,再每月给补贴就行了。

“杨知青,你愿意当村里的医生给村里看病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