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老公那方面不行30岁想离婚(30多岁想离婚)

#创作挑战赛#我,1970年出生在豫南地区的一个乡镇结合部的村庄里,今年53岁。

我是父母的长女,也是爸妈的第二个孩子。

在我的首上有一个比我大二岁的哥哥,脚下有一个比我小二岁的妹妹。我们是父母的三个孩子,这样有儿有女的家庭在农村也算是完美的。

父母虽然是农民,没有什么文化,但他们却用有文化的标准要求我们,从我们记事的时候就教育我们不偷不抢,好好做人,并且要好好上学,将来像城里人那样过着体面的生活。

不然的话就像他们一样,在家里打一辈子牛腿。

每个父母都有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愿。

但是,我们三姊妹的学习成绩却都让她们失望了,我们只上到中学毕业就步入了社会,没有一个考上大学变成城里人的。

我们的学业虽然不好,但是,却是帮爸妈干农活的好帮手,毕业后我们放牛的放牛,帮爸妈插秧的插秧,割麦的割麦,这些都减轻了他们的劳累。

在家里我们分工基本是明确的,哥哥是个男孩有力气,主要就是干些担担驼驼的重活减轻爸爸的劳累。

我就负责地里的手头活和家里的洗衣做饭喂猪等杂活,减轻妈妈的操劳。

妹妹小一些主要就是负责放我们家的那头母老水牛和割草的事情,把牛服饲得好一些不仅犁田耙地有力气,生的牛犊也壮实一些。

大哥长的高大帅气,我和妹妹都长的亭亭玉立,面容俏丽,我们三姊妹走在一起赶集时,会引来不少的回头率。

哥哥在19岁那一年在街上开了一个小餐馆,父母就让我到餐馆里给他帮忙打杂洗碗和择菜,时间长了,就有人说我是哥哥的女朋友。

记得有一次,有两个来餐馆吃饭的小姐姐,笑着对说我挺有眼力的,找了一个这么阳光帅气的男朋友。

我和哥哥做事干净利落,待人热情,因此,哥哥的餐馆在我们姊妹俩的经营下生意很好。

1990年,哥哥经过精挑细选,给我娶了貌美贤惠的嫂子柳欣华。

哥哥完婚后,爸妈就操上我的心了,她们经常对我说:给女儿找婆家,比给儿子说媳妇还要操心。儿子结婚后总是跟爸妈生活在一起,有个什么大事小事的父母都可以帮忙照顾着。

而女儿就不同了,女儿要嫁给一个她之前不认识的男人和婆家,这个男人和婆家对待女儿还不知道是怎么样呢。女儿要是挨打受气或是受到虐待,父母就会有操不完的心。

因此,爸妈不仅嘱咐哥哥嫂子帮我物色对象替我把关,还提醒我要擦亮眼睛不要轻易地相信男人的甜言蜜语,以免上当受骗。

在我19岁的时候就有邻居给我说媒提亲,但我都没有看上,我在哥哥餐馆里帮忙期间也有男孩子追我,但我对他们都是没有感觉,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婚姻不到的原因吧。

1991年麦收的一天上午,因为家里在收割小麦比较忙,哥哥餐馆里有嫂子帮忙,所以,临近上午罢集的时候我就提前回去帮爸妈收割小麦。

当时,我是骑着一辆自行车回家的,并在自行车的后座上还带了一些菜。当我靠着路的右边走到一个路口时,迎面碰到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小伙子、而且他还在自行车的两边耷拉着两摞子灰桶,看样子像是一个建筑队的小老板。

而此时,在他的右边还迎面开过来了一辆拉沙的汽车,他为了避让汽车,就往左边靠了一靠。

正是他的这一靠,他超出自行车宽度的灰桶正好撞着了我的自行车,我连人带车就倒在了路边的秧里了,自行车也砸在了我的身上。

小伙子一看我被他撞倒在了秧田里,身上还压了个自行车,他连忙跳进了秧田里,先把自行车从我身上搬到田埂子上去。

又急切地问我摔得怎么样。

还好,只是自行车的后轮子砸在了我的腿上了,身上并没有感到有多疼痛,只是浑身上下弄了一身泥巴搞得非常狼狈。

那个小伙子以为我被摔得很严重,他把我从泥巴田里抱起来放到路上,看样子他是想换个姿势把我背到医院去。

此时,我的湿衣服都紧贴在身上了,我不想让一个陌生男人接触我的身体,我就拒绝他背我送医院的好心,还是自己坚持往哥哥的餐馆里走去。

但是我的腿还是有点疼痛,一瘸一拐地走不了。

小伙子看出了我的防备之心,就憨厚地笑着对我说:你是“鸿福餐馆”的老板是吧,我经常到你餐馆里去吃饭。我叫徐正典今年22岁,领着一个14、5人的建筑队在乡下给人家盖房子。今天是在一个东家里吃了完工饭,准备到另一个村子给人家放线盖房子的,没想在转弯让车时撞着你了。

经他这么一说,我又上下仔细地打量了他一番,发现他有些眼熟,而且跟我哥哥一样长得高大帅气。

最后,他让我坐在他自行车的后座上,想把我送到医院去。

我对他说不用到医院去的,把我送到哥哥的餐馆里就行了。

哥哥和嫂子看我满身泥巴的狼狈相,问明了原因后并没有过多的指责徐正典。嫂子赶紧找出她的衣服,让我洗澡后换上衣服再到医院去检查检查。

此时的徐正典傻傻地坐在餐馆里等我换衣服,而哥哥也在给他聊天,从表情上看他们聊得挺投机的。我隐隐约约地听得最清楚的一句话就是,徐正典说他住在大徐庄,他还没有女朋友。

听到这句话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不仅觉得心跳得厉害,脸也有点发烫。

大徐庄、中徐庄和小徐庄是依次排列在街东边的三个村庄,他们和我们虽然不是一个行政村的,但离我们也只有三四里地那么远。

说话之间,我换好了衣服来到了大厅里,只见徐正典连忙站起身来,要把我送到医院去检查检查。

我对他说:没事的,不用去医院的,家里正在割麦太忙了,我还要回去割麦,你赶快去看看自行车子,小心搞丢了。

最后,他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沓钱递给我说:这是东家给的450块钱的工钱,你先到医院去检查检查,别贻误了病情,回头我再给你联系。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我把钱递给了嫂子,让嫂子把钱都退给他了。

本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没想到忙罢之后的一天红集上午,徐正典托他的大姨到我家里来说媒提亲了。

他大姨是我的一个婶婶,我们两家的关系也很好。

于是,我跟父母都同意了这门亲事,哥哥和嫂嫂也见到了徐正典本人,也称赞我们是很般配的一对恋人。

一切进展得都很顺利,在1992年的冬月初六我和徐正典结婚成家了。

婚后第二年我们的大儿子徐远凯出生了。

我在家里带孩子,徐正典领着他的建筑队在外面给人家盖房子。

儿子两岁多的时候,我又生了一个女儿,儿女双全在人们的观念里是很完美的婚姻家庭。

丈夫领着建筑队给人家盖房子,我带两个孩子,又种着几亩田地,我们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手头宽裕,吃穿不愁。

人们常说,有吃有喝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30多年过去了。

2007年前后,我们这里进入了房地产开发的高潮,我们的房子和耕地都被开发成了街道和居民楼了,我们也得到了上百万的赔偿款,丈夫的建筑队也忙的不亦乐乎。

此时的我就成了在家里带孩子的全职太太,一有时间我就到哥哥酒店去帮忙,嫂子一天也给我100块的工钱当做报酬。

哥哥经过30多年的经营,也在街上买了地皮重新盖起了二间三层”鸿福酒店“,哥哥的酒店无论是规模还是生意都是街上一流的。

然而,到了2015年前后,街道上的房地产慢慢地结束了,当地的生意也急转直下,丈夫的建筑队也没有什么房子可盖了。集市上的活源枯竭,丈夫就领着人在县城周边接一些小工程来做。

这样的日子一直维持到2021年。

这一年丈夫依然在做些小工程,他挣的钱虽然不是很多,但丈夫顾家有担当从不在外面沾花惹草,他挣得一些辛苦钱养家糊口还是绰绰有余的。

儿子大学毕业后在武汉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于2020年跟他的大学同学结婚成家了,我们也拿出90多万给儿子在武汉买了一套房子。

女儿大学毕业找到了一个比较理想的工作后,也谈了一个心仪的男朋友,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了。

丈夫是工程小老板,儿女都是大学生,我马上就要当奶奶了,这一切的一切在别人的眼里,都是人生的赢家。

然而,因为贪图一时的便宜,我不仅背上了骂名,还给儿女们蒙羞。

去年春上街上来了一个推拿按摩和拔火罐的男医生,这个医生有50多岁,他说他姓卢,用这推拿按摩和拔火罐的疗法有30多年的行医经验了。他可以治疗腰、腿疼病、颈椎病、风湿病偏头痛以及身上的各种疼痛等等疾病。

这个姓卢的医生在街道上一个比较繁华的地段租赁了一间门面房,挂牌开业了。

开业的时候他做了3天活动:凡是来他这里治病的人,一律免费治疗3天,包括药物都是免费赠送的。

头开始来治病的都一些上年纪的老人,他们都说治疗的效果不错,渐渐地来按摩治疗的人就越来越多,后来还有一些年轻的男女来按摩治病。

他治病定为5天为一个疗程,连按摩带针灸和拔火罐加上用药,一个疗程收费不到400块钱,平均一天还花不到100块钱。碰到经济困难的老弱病残的人,他还打一些折扣。

有一次,我听到来哥哥饭店里吃饭的人把这个医生说得很神奇,按摩治疗疼痛病很有一套技术,而且效果也不错。

我也患有颈椎疼痛的病,听了以后也很动心,决定去试试怎么样。

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在一个背集的下午,挑了一个人少的日子去做了一次按摩。

只见这间按摩房被他隔成了两半,有一个小门便于进出,外面一间放了一个办公桌和几把椅子,算是他的门诊和办公室。

里面是一个按摩房,非常简陋,只有一张按摩床和一些拔火罐用的瓶瓶罐罐,这既是他的按摩房也是他的卧室。

我先交了一个疗程380块钱的费用,他就把我领到了里面的按摩房里进行按摩。

他让我脱掉外衣,只穿内裤和胸罩,趴在按摩床上。

起初我感到羞涩不想脱掉外衣,他说穿着衣服找不到穴位,没有治疗效果,他接着给我讲了很多听起来比较专业的按摩知识。

于是,我就趴在床上接受他的按摩治疗。

他按摩的手法娴熟,得体,拿捏的也恰到好处……

第一次按摩持续了2个小时左右,让我感到轻松自在,颈椎不疼了。

第二天我去按摩的时候见他屋里搞得有些凌乱,就帮他打扫清理一番。

我在临走的时候,他对我说:“大姐是个热心人,你如果帮我收拾一下房间,我每天免费给你按摸治病,这380块钱的治疗费我还退给大姐吧。

我推辞再三他就是不要。

在以后的按摩治病时,他都不要我的钱,我出于感谢,就帮他洗洗衣服什么的,有时还给他包点水饺送去,在外人眼里我们就像夫妻一样的暧昧。

一来二去的我就出轨了。

有一天吃了晚饭,邻居看到卢医生到我家里来了,就偷偷地给我丈夫打了电话。

当天夜里丈夫开车回来,在床上抓了个正着。

我对丈夫苦苦地哀求说:我们并没有做什么事情,只是做了大尺度的按摩。

丈夫知道我是糊弄他的,说什么也不相信,他想报警处理。但为了不使家丑外扬,我哀求丈夫说,哥哥在街上开酒店,两个孩子都大了,声张出去后太丢人了,求丈夫放过我这一次,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网上有人说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出轨一次后就会有二次三次和无数次,这句话用在我身上最为合适。

丈夫虽然顾家有担当,但他没有生活情趣,没有一点浪漫的生活色彩,而卢医生既能挣钱又懂得浪漫,让人身心愉悦。

自从那次东窗事发后,我虽然没有把卢医生往家里领了,但我依然每天都去按摩治疗颈椎病。

有一次,卢医生夸我是个温柔体贴,而且勤劳能干的好妻子,可惜他没有那个福分拥有我。他家的那个榆木妻子他早就跟她离婚了,现在他一直单身。

他还对我说,如果我跟他结婚了,他不仅能保证我衣食无忧,还让我掌管家里的财权。

我经不住他的甜言蜜语的诱惑,在去年10月份的一个深夜我跟他私奔了。

我跟他私奔到一个外地的集镇上,又开了一个诊灸按摩治疗室。去了一个多月我才发现他跟妻子并没有离婚,他也不让我接触他的钱财,每天只给我三二十块的买钱钱,而且还跟我算账。

我这才发现被他给骗惨了。

我的事情在老家被传得沸沸扬扬的,哥哥以我的事情为丑,丈夫要跟我离婚,儿子和女儿都觉得有我这个不受妇道的母亲丢人现眼。

现在,我在武汉的一个超市里上班,一个月拿着三二千块钱的工资,每当想起我在老家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时就后悔莫及,眼泪直流。

我选在武汉打工就是觉得离儿子近一点,想看看孙子方便一些,但我没脸给儿子打电话联系,怕儿媳妇瞧不起我。

上个月,我厚着脸皮给丈夫打了一个电话,想回家重新做人,可丈夫说要跟我离婚。

我也曾给哥哥打电话请他替我,在丈夫面前说点好话让我回归家庭,可哥哥说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自己作死,他是不能容忍这种女人的,让他怎么张嘴。

我今年53岁了,身体好还能挣两个钱活命,将来老了该咋办呢。

我后悔的是再也找不到像徐正典那样疼我爱的男人了,我真的是自作自受,未来的日子我该怎么办呢。

用第一人称的手法书写真实的故事,你有什么感触和想法请留言或私信。让大家共同见证,我们在这个时代里所留下的脚印。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