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徐岁宁陈律蠢蠢欲动(徐岁宁陈律全文阅读wanyuge)

小说:乔以宁傅瑾深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仅允

角色:乔以宁傅瑾深

小说叫做《乔以宁傅瑾深》是仅允的小说。主角乔以宁傅瑾深,内容精选:张喻小时候可没少被他欺负,这会儿他和颜悦色的,她真不敢触霉头。她也只能舍弃闺蜜了。”岁岁,那我去忙了。”张喻昧着良心道,”鹤哥是一个很好的人,不会为难你的。”这下只剩洛之鹤跟徐岁宁了。她真的怕死了,她是不认识洛之鹤,但他这个名字她还是熟悉的,当初她对洛之鹤干过一件缺德事。他跟她也是一个大学的,当时刚进大学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她被迫写了十封情书,送给学校名气比较大的男生。

书评专区

苏染:太好看了,作者多多加油!最喜欢看作者写的书了,每次更新我都是马上看的 希望作者以后出一些。何?多久才更新一次很期待,在等侍中。

早有丶防备:我本不是很喜欢看小说的,不得不说,作者写的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好,我可以用无数个非常来表达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故事情节鲜明,人物心理描写真实,扣人心弦,故事情节鲜明,人物心理描写真实,故事情节鲜明

《乔以宁傅瑾深》章节试读

第8章 不

徐岁宁在听到陈律的话以后,脸色不由得白了白。

她的视线不由得往女人再次看去,她确实很性感,自己这身材跟她一比,就显得朴素了。

徐岁宁这会儿是远远比不如人家,难免心里一咯噔,勾搭陈律这条路,怕是要行不通了。

她正满脸复杂的看着他,以至于陈律一偏头,正好看见她一副哀怨的表情,好不可怜。

但陈律是谁,铁石心肠的半分心理波动都没有,只是淡淡的把视线给移开了,然后任由那个女人揽着他的胳膊离开。

过程就像是随意看了一个陌生人一眼。

“这是陈律老师的女儿,也是研究乳腺方面问题的,为了追陈律才回的国。你看看人家家庭背景也相当,这种才叫郎才女貌。“蒋楠铎等陈律一走,就开口道。

徐岁宁没吭声。

离开医院坐上出租车的时候,才给陈律发了条微信。

【陈医生,我们这是断了吗?】

这下陈律倒是回了,官方而又客套了一句:希望你早日找到幸福。

【可是陈医生,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想放弃你。】

这句话算石沉大海了。

.

苏乐琪这会儿跟陈律坐在一起,他的手机就放在旁边,也就正好看见徐岁宁发进来的消息。

她笑着抬头看他:”行情真好。“

陈律习以为常,看着手上的报告没有做声。

苏乐琪想听更多他对发信息的女人的评价,直接的问:”要是女人死缠烂打,你会不会同意?”

“如果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的,那只会显得很廉价。“陈律道。

苏乐琪想了想,道:”那说明你对我有点好感,对吧?”

陈律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没有做声。

苏乐琪看出这是默认的意思,嘴角的笑意就藏不住了,她调情一般的咬咬嘴唇,说:”陈医生,那是我好看点,还是她好看?”

陈律淡淡道:”比不上你。“

苏乐心满意足,一个跟自己完全没有可比性的情敌,她当然不会放在眼里。

“有些方面更是没女人能比得过呢。“她大胆的逗他。

陈律看着手上的文件,心不在焉的反问:”是吗?”

.

徐岁宁那边,真的是焦头烂额。

陈律这个人太容易翻脸了。

偏偏他又是徐岁宁唯一一根救命稻草,要她这么放弃,她又舍不得。

徐岁宁因为这件事情失眠了,第二天起来时,身体有些不对劲,她干呕不止,抱着垃圾桶吐得眼睛都红了。

张喻被她的声音吵醒,连忙从房间出来看她,皱着眉道:”岁岁,你是不是吃坏东西了?”

徐岁宁捂着肚子,难受得不说话,只隐隐约约记起,她好几个月亲戚都没有来了。徐岁宁日子一直不太准,有的时候两三个月也不来,所以也就没有注意过。

“我可能,怀孕了。“

张喻一愣,徐岁宁跟姜泽这么久,都没有发生过关系:”你要有了,孩子爹是谁?”

徐岁宁抿着唇不说话。

张喻也不好太过问她的隐私,还是先得解决眼下的正事,道:”先去医院检查。“

去医院,都喜欢找熟人,也不知道张喻哪里来的本事,在医院门口看见陈律的时候,徐岁宁的脸色都变了变。

“陈医生。“她没什么劲儿的喊。

陈律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不咸不淡道:”我带你去做个检查。“

张喻察觉到他俩的氛围有些不对劲,具体是哪,说不上来。

一直到陈律开口问徐岁宁:”要真有了,你打算怎么处理?”

徐岁宁低着头小声的说:”我能不能生下来?”

陈律凉薄的挑了挑嘴角,一针见血道:”这招母凭子贵,着实可以。“

张喻霎时间瞪大了眼睛。

徐岁宁跟陈律居然有一腿?

第9章 要

徐岁宁也是被陈律的话,说得满脸通红。

其实陈律说的很对,徐岁宁确实有点”母凭子贵”的想法。她在来的路上就想过了,陈律的孩子,陈家不会不要。就算陈律不帮自己,她也可以靠孩子来压姜泽一头。

哪怕那得在很久以后才能实现也没有关系,她等得起。

但徐岁宁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张喻居然有朋友认识陈律。在陈律眼皮子底下,孩子肯定留不下来。

“陈医生,要真有了,我也有孩子一半的处置权不是吗?”徐岁宁道。

陈律的眼神锐利的看着她,淡然道:”要是你能保证以后孩子不会争陈家的财产,我自然不会干涉你。“

徐岁宁生孩子,要的可不就是财产么,不然拿什么跟姜泽斗。她答应不了,只能装出一副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而陈律只是无动于衷的凉凉的带着压迫感的看着她。

他当时只是想睡她,可没有要给她名分的打算。

徐岁宁勉强淡定说:”陈医生,我没想要你的财产。“

陈律也就不再转弯抹角,道:”你是真可怜,还是装可怜,亦或是出于喜欢还是利益接近我,我还是分的出的。“

徐岁宁身体有点僵硬,只能服软的喊一句他的名字:”陈律。“

他挑眉说:”你装小白兔的手段真不太行,不如先去找其他人练练。“

“我没有。“她否认。

“前段时间,姜泽直接被你一板砖拍进医院,脸上也被你挠得见不得人,小白兔能干出这个?”

徐岁宁是真的被他看的透透的,咬了咬唇,没吭声。

陈律风轻云淡的说:”跟你那两次,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很好的感觉。对付姜泽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不值得我费这个心思。“

他连她接近他的意图都猜到了。

这意味着她原本的计划胎死腹中。

徐岁宁的脸色有点难看,她却还是笑了笑,一副茫然模样:”陈医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嗯。“陈律的声音越发淡然,也懒得跟她纠结她这拙劣的演技,”去检查吧。“

徐岁宁其实并没有觉得自己怀孕的几率有那么大,她的生理期十分不准,本身就是难孕体质,所以在看到未怀孕的报告时,也没有多惊讶。

陈律看完报告,扫了她一眼,说:”回去休息吧。“

他话音刚落,徐岁宁就看见那天跟他一起的女人出现在这里,女人一眼就看到了陈律手里的检查结果,说:”陈律,你这朋友可得注意保养身体啊,不然想找个有钱人不容易。“

她在前不久,刚刚听说陈律有一个上过床的对象,心里不太舒服。这会儿看见陈律陪一个女生产检,她还不明白这女人是谁么。

苏乐琪对她不可能没有敌意。

徐岁宁这会儿敏感的很,苏乐琪的话在她听来,简直就像是在讽刺她是一只下不了蛋的母鸡,还一心想要揣着蛋嫁入豪门。

她可没想到苏乐琪说话能这么毒。

陈律听完苏乐琪的话,也琢磨出了徐岁宁理解的那点意思,他扯了一下嘴角,心不在焉的说:”可不是?”

徐岁宁听着他这一附和,心里可真是太气了,眼眶不由自主的泛红,说:”陈医生,我怎么样也是一个女生,你也不需要这样吧?”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