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大行其道和风靡一时(大行其道和风靡全球)

因为工作日益繁忙,加上最紧要准备有关“坦克两项”比赛的直播准备,“胡诌施佬”公号的抛荒情况也日益严重。而随着坦克两项比赛的开展,在围绕中国队的比赛展开讨论和争议的同时,有关各种坦克的话题,特别是新型的,未来的,下一代的坦克的相关内容自然也会成为重要的讨论内容。

▲ 比赛嘛,明天下午就要进行第二场单车赛直播了,大家记得摸鱼收看哦

相比上世纪末本世纪初那个“全世界都没什么新坦克”的年代,2010-2020年这过去的十年里,虽然美英法德这些西方列强的主要精力依然放在冷战末期的三代坦克产品的进一步改造升级上,M1、挑2、勒克莱尔和豹2这几款装备在经过了一系列的重大升级后还在继续充当顶梁柱,但是许多亚洲国家在这一时期都出现了“研制新一代三代坦克”的热潮:韩国整出了K2,日本装备了10式,中国不仅列装了99A和15式,还推出了专门的外贸主战坦克VT4和VT5。再加上俄罗斯的“阿玛塔”以及其他一些国家的有样车未定型产品和各种“老树翻新花”的改进型产品,全球的坦克工业算是有了不少新进展,看起来也相当热闹。

▲ 随着各国工业水平的提高,自制坦克也不再是大国独有了

不过热闹归热闹,如果从技术性能,特别是坦克的传统三大性能来看,当代这些新坦克里除了“阿玛塔”尚需探讨外,其余的坦克依然没有跳出一般定义里“三代坦克”这个框架。想想从1963年数量T-64坦克开始量产到现在已经过去了58年,世界坦克还在三代的圈子里打转,而在二战后到上世纪60年代不到20年的时间里,战后坦克就已经先后发展了两代。

▲ 以至于有时候我们都说不清楚一二代坦克的关键升级点在哪里

当然这倒也不能说就是当代坦克装甲车辆技术发展缓慢或者冷战后的人类费拉。毕竟相比战后一二代坦克之间多少有些模糊的技术差异,三代坦克不仅相比前两代坦克有了飞跃性的进步,在三代坦克内部的发展脉络里,也已经出了过不止一次后续型号能压倒前序型号的“内部划代”。以第三代坦克里研制型号较多的苏联/俄罗斯而言,从最早的T-64到上世纪80年代初的T-80B,再到冷战末期的T-80U,再到俄罗斯时代的T-90A和T-90M,主战坦克的防护能力差不多提升了一倍,而火力也随着火炮的改进和弹种的升级增加了一倍多,动力也几乎可以算翻倍了。

▲ 火控和车上作战系统的提升也是很明显的

从这个角度说,如果以前两代的划代标准来看数值,当代坦克也许早就进入新一代了。但是如果按照使用革命性的新技术来界定,当代坦克又确实像是再走纯粹在技术上线性发展挖掘潜力的路子。虽然过去三十年里,围绕什么高性能主动防御、电磁装甲、电磁炮和电热化学炮、电力驱动、主动悬挂等一大堆时髦了几十年的新概念技术综合而来的下一代坦克始终是人们热衷谈论的对象,但是每当人们谈起要研制一款在未来10-15年里就要大批量列装服役且投入实战的装备时,一种不靠谱的感觉又油然而生。

▲ 看起来酷炫是一码事,像话的坦克又是另一码事

于是一个可行的选择,便是退而求其次,利用相对传统的技术,通过结构上的改变和技术上的继续发展,实现下一代主战坦克的性能提升。毕竟现有的第三代坦克虽然反复挖潜,但是无论是现有的120毫米整装弹药还是使用圆盘装弹机的125毫米分装弹药,对其威力的发掘已经逼近极限。类似99A主战坦克的火力系统结构,即使使用更长倍径的主炮、更长的穿杆,并为此对眼下的装弹机大动干戈,其穿深提升也已经相当有限。

▲ 这种提升绝不是把54倍径125炮装回去就能解决的

面对这样的情况,就不得不要提到苏联在冷战末期从490工程到477A工程在内的一系列新概念的坦克设计方案。这些方案形态各异,但其共同特点,一是通过使用更大口径的主炮和弹药实现火力的大幅提升,二是试图通过对坦克内部结构的改变,尽可能地增强坦克正面方向上的装甲厚度和防护能力。前者在当代的体现,最明显的就是莱茵金属为下一代坦克研制的那门130毫米坦克炮,后者则延续到了“阿玛塔”坦克上,使其看起来有了不少下一代坦克的特征。

▲ 当然,490工程变得现实的一个前提就是当时不靠谱的光电元器件如今都搞定了

到了这一步,就要讨论对下一代坦克至关重要的定位问题了。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有关下一代主战坦克会是什么级别的性能这一点,外界的判断与“打提前量”都经历了不少的反复。比如本世纪初随着美国的FCS大行其道,轻量化主战坦克风靡一时;虽然FCS后来完犊子了,但随着日本研制和装备10式中型坦克,认为下一代坦克会继续维持中量化以提高可部署性的观点大行其道,而40吨级的坦克,其所能提供的火力、防护自然都相当有限;但最近几年,看有关下一代主战坦克的趋势,火力和防护都更强的设计正在重新成为主流选项。

▲ 这种之外全军都用小萌坦克打天下的想法应该基本都放弃了

从技术上说,无论是130毫米、140毫米还是152毫米的大口径坦克炮和对应的弹药研制起来都没有太大的难度,但一方面,同时研制好几种大口径坦克炮无疑是巨大的浪费,而且这几档火力的弹药尺寸差异巨大,也会对搭载的坦克平台提出完全不同的需求。如果下一代主战坦克只要用到140毫米级别的火力,那么更“过剩”的武器系统除了给本方在经济、后勤、技术上带来更多的麻烦之外,也说不出有什么好处。

▲ 一国专注一个口径还算合理,一国包圆几个口径这决策就有问题了

这一点上,“阿玛塔”和德国的130毫米炮都算是精打细算的例子。前者在增强防护的同时,在火力上放弃了冷战末期苏联试验的152毫米炮,回到了125毫米口径上,只是使用改进型的火炮和更长的弹药,以此控制坦克的尺寸增长;德国则将新坦克炮的口径从140毫米减到130毫米,既能较好适配现有的第三代坦克,也为第四代坦克上的其他子系统留出更多的重量和空间。

▲ 毕竟即使到了换代的时刻,省钱二字依然是不可忘却的

类似的问题也在我国的下一步选择中存在。由于没有哪个国家真的拿出了真正的第四代坦克来压倒现有的三代坦克,各国对下一代坦克的火力选择也就因此飘忽不定。我国在中量化浪潮中的方案,如今也只能作为下一代轻型坦克进行进一步的研讨。而我们真正的下一代坦克会是什么样,也许也需要等有了明确的对手之后,才会有真正明确的答案。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