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欺身而下(欺身而下什么意思)

小说名:《梁若馨傅琛》

主角名:梁若馨,傅琛

“喂。”

  声音软糯困顿。

  一听就是在睡觉。

  “在哪?”

  贺宴辞沉着声,问她。

  熟悉的声音一响,温阮顿时就清醒了大半,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还真是贺宴辞。

  各种原因交杂在一起——

  使得温阮一听到贺宴辞的声音就忍不住皱眉。

  或许是‘大姨妈’给的勇气。

  她几乎是在下一秒,就直接摁掉了通话。

  电话那边传来‘嘟嘟嘟’得好几声忙音,贺宴辞都还不太能反应的过来。

  温阮,挂他的电话?!

  呼吸突然就不顺了,贺宴辞起身扯了把衬衣领,将电话再次拨通。

  这次,干脆没接。

  好样的!

  贺宴辞捏着手机,扯了下唇,眼神一点点暗下去,火焰烧得厉害,他迈步去了茶水机,几杯下肚,贺宴辞手撑在了桌面上,眯了眸。

  这就..不回家了?

  呵!

  .....

  陈琛接到电话时,刚进家门,他这工作就是悲催,随时待命,随时为总裁服务。

  这一次,不是半夜装偶遇了。

  是帮贺总找媳妇。

  贺太太果然一如既往地能闹腾,这次改玩消失了。

  更离谱的是,贺总还真找。

  难道这就是豪门夫妻的生活情趣?

  陈琛理解无能,乖乖地开始各种联系人,查。

  他找人有经验,有门路。

  特助这工作也不是一般人能胜任的。

  没一会儿,就查到了温阮车的行动轨迹,最后停留的小区,陈琛将地址报告给了贺宴辞。

  忙完后,陈琛坐在家里的单人沙发上,脑子里就一个想法,他以后找媳妇,不能是温阮这样的,真要命!

  ...........

  温阮挂掉电话后,也没了睡意,肚子依旧疼,但比之前好受了许多。

  她下了床,在客厅,随意地放了部电影。

  没什么意思的纯爱片,讲暗恋的。

  温阮的感情向来都是摆在阳光下,灿烂浓烈,她共情不了,看不进去就算了,还给她看饿了。

  点了份外卖,显示的送达时间得要大半个小时,温阮干脆去浴室洗澡。

  水汽蒸腾时,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

  “东西放门口就行。”

  温阮探出头,朝外面喊道。

  她还挺惊讶,速度忒快了些,必须得五星好评才对得起商家和骑手的给力。

  温阮洗完澡,担心外卖放在外面时间久了会冷掉,裹着条浴巾,头发都没来得及擦,就开门去拿。

  谁知门一开。

  外卖没见到。

  见到站在门口,一脸冷沉的贺宴辞。

  两人视线一对,贺宴辞扯了扯唇,唇角勾出半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眼底毫无温度。

  渗人得很。

  温阮心一紧,条件反射的就是关门,贺宴辞比她还快,手抵在门上一个用力,挤身进来的下一秒,温阮被他掐着腰狠狠地抵在了门上。

第145章:在意

  后背撞在门上,温阮闷哼了一声。

  随即皱着眉,狠狠的瞪向贺宴辞,这一眼过去,贺宴辞直接捏住了温阮的下巴,抬起她的脸,冷冷睨着她,嗓音低沉,带着质问。

  “谁允许你来这儿了?”

  温阮也是气,直接回怼,“要你管。”

  怒目圆瞪,像只发了狠要咬人的野兔子。

  贺宴辞看了半晌,冷呵一声。

  倒真没想到温阮今天这么硬气,一个消失多年的人,带给她的刺激,竟还能这么大。

  “以为在这里你就能找回点什么?”

  这说的什么鬼话,温阮听不懂。

  但不妨碍她生气,“你管我,我想回哪回哪。”

  温阮这三番两次的反击,成功挑起了贺宴辞的怒火。

  “挑衅我?”

  他半眯了下眸,突然笑了,随手扯开衬衣领。

  温阮虽然气,但不傻。

  眼见着贺宴辞松开了她,立刻就想逃。

  谁知脚步刚迈出去,就被贺宴辞抓着腰,又给弄了回来。

  “你放开我。”

  温阮开始挣扎。

  贺宴辞半点机会都不给她,直接抱着她,将她扔到了客厅的沙发上,随即欺身而下,将她困于他的包围圈。

  两人气息逼得极近,强烈的压迫感,让温阮呼吸都跟着收紧。

  她搞不懂,这画面,怎么一秒演变成了这样。

  她开始有些慌,担心极度暧昧的距离,会不小心擦枪走火。

  逃避的姿态才刚刚摆出来,贺宴辞就掰正了她的脸。

  “躲什么?”

篇幅过长整理不易,喜欢的朋友点我头像私信我:发“888”即可领取。

----????以下非小说原文????----《高冷医生的撩人精》宁雨 封墨寒

简介:晏城,夜幕降临。

  白雪初停,华灯初上。

  三A酒局,四楼。

  宁雨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是不过闲来无事过来喝点酒,却遇到了那群心理扭曲的外国粉丝!

  她实在低估自己两年前拍的那部美国电影的影响力。

  可除此之外,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在如此窘迫的情况下,居然还能遇到同道中人。

  这不过是在卫生间门后的一处角落里。

  就在前一秒钟,这十分逼仄的门后,竟又猝不及防的挤进来一个人。

  那男人不胖,很高,精瘦似的壮,身上的气息都是凉凉的,隐约还有股子烟草味。

  不仅是宁雨,包括刚躲进来的封墨寒都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人。

  紧挨着他的女人,大冬天穿着旗袍,雪白的毛绒立领围着她漂亮的脖颈,显得气质十分高雅。

  且她身姿细长,姿态柔美,看着他时,软绵绵的眉眼里都是如迷药一般的风情。

  两人此时的距离非常近,只隔着女人手臂上搭着的那件大衣,近的仿佛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门外,一阵阵匆忙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好像有人钻进了卫生间。

  “人没了?”

  “一拐弯人能去哪儿?”

  “分头再去找!”

  门后的两人屏息凝神,有一波人似乎离开了,但还留下了几个。

  “那小子跑不远,而且他就一个人,抓住了给我按住录视频!”

  宁雨已经靠在最里面了,可此时,可能是因为多了个人的缘故,那道门居然开始自动吱呀呀地往前移!

  眼看着就要挡不住了,他们两个人的身影也随之渐渐露了出来。

  宁雨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男人的衬衫衣领,右手挎住他的脖颈,按了下男人的后脑勺,将他压向自己。

  左手臂上的大衣很快地披在了他的头上,盖住了他的上半身。

  与此同时,卫生间的门彻底挪开了。

  门口还在说话的两个男人正眯着眼睛看她。

  宁雨作势假装亲了他的脸颊一下,旋即歪头,脸颊上透着微红,“看什么?还不让人亲热了?”

  这里本就是酒局,每个包房里都是喝酒的人,干什么的都有。

  亲热倒也不奇怪。

  而且卫生间附近的光线很是暗淡,那两个人也不想惹是生非,只想抓到该抓的人。

  那女人笑眯眯的,漂亮得不像话。

  这会儿她还开口道:“哥哥们,这男人可是我废了好大的劲儿才勾搭来的,他害羞,你们……给我点发挥的空间呗?”

  闻言,其中有个男人笑了,“一个大男人还害羞,行,你们玩吧。”

  宁雨软绵绵的抱住了男人的腰,把脸贴在自己的大衣上,她藏在大衣底下的手指还不老实的摸了摸。

  “谢谢哥哥们。”

  她嗓音甜得不得了,叫的那两个男人五迷三道的。

  进了电梯后,其中一个男人拨通了电话,低声说:“大哥对不起,我让那个小子跑了。”

  ……

  见他们进了电梯离开,宁雨才慢吞吞地收回了手,将呢子大衣拿了下来。

  她背脊靠着墙,望着面前眼神温和中带着不善的男人。

  “怎么,我救了你,你还要吃了我不成?”

  封墨寒脸上莫名多了几分充满野气的笑,嗓音沉哑:“你刚摸哪呢?”

  宁雨抖了抖大衣,旋即穿了上,她个子很高,又踩着高跟鞋,微微侧头靠近他耳畔。

  “替你打掩护,为了表达感谢,被我不经意摸一下也不碍事的吧?”

  “况且,你屁股那么翘,应该自信点才是。”

  说完,女人踩着高跟鞋,如清风一般,像个没事人似的,笑眯眯地离开了。

  这个逼仄的角落里,似乎还残留着属于她的那股子清香。

  她刚刚不仅摸了那个男人的腰,还顺手拍了一下他的屁股,哪里是不经意,分明是故意。

  封墨寒倚着墙,动了动手指,刚刚心里头的那股子暴躁的情绪,险些全部落在那群医闹的身上……

  ……

  从后门出来酒局会馆,刚刚坐进车里,她脱下高跟鞋,换了一双平底鞋驾车。

  女人长发挽在脑后,耳垂挂着一对玛瑙耳钉,旗袍精致不菲,上面绣着深蓝色的花朵,十分的雅致温婉,她的五官很是大气,一双桃花眼极尽风情。

  “喂?”她接听电话。

  “你是不是又被变态粉丝堵住了?”堂妹宁彤的电话。

  打开免提,宁雨熟练地驾驶着车子走在回家的途中。

  “大抵是我演得太入木三分了,以至于两年过去了,那群粉丝还要杀我呢。”

篇幅太长了,喜欢的朋友点我头像私信我:发“888”领取哈。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