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算命很准的大师微信号(谁有算命大师的微信号)

10月25日一早,富阳*分局东洲派出所值班室,愁眉不展的李师傅拿着自己的手机走了进来。

“我可能被这个‘大师’骗了”他打开自己的微信,上面有他跟一个网名“算命仙”的微信好友的聊天记录。

李师傅42岁,老家安徽,来富阳多年,现是东洲一家机电厂的车间工人。今年上半年女儿不幸因病去世,对他打击很大,人整天没什么精神,浑浑噩噩过了半年,并认识了这个“算命仙”。

“刚开始是他主动来加我。我从来也不信什么算命的,一直也没有通过他的好友申请。”李师傅告诉民警,一直到10月下旬,有一次他偶然跟一个车间同事提起此事,同事语重心长地劝他,说你半辈子不信算命,但是命途确实不顺,说不定信上一回,让对方给你算算,能让你下半辈子顺一点?“我想想也是,就加了那个算命的微信。他问我要了生辰八字,就把我家里的情况、大致的人生经历算出个七七八八,简直神了!”

李师傅说,从此他非常信任那位“大师”,提出请大师帮他转运。

大师掐指一算,说如果不马上行动,就不是运势不好的问题,而是马上要有灾了。“我赶紧问他要怎么做,他说也简单也不简单,只要你遇到一个生命中的‘有缘人’,这个人脚踏七星,后颈还有两颗黑痣,找到他、跟他结拜成兄弟,你的命就改变了。”

算命仙特别强调,假如遇见这个有缘人,结拜前必须有所表示,至少也要给个5866元,才会大吉大利。

当时李师傅听后犯嘀咕,“天下哪里有这么巧的,还脚踏七星?”

没几天,李师傅的“有缘人”竟然出现了。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上次劝他来算命的车间同事——那天下了班,李师傅跟他一起去菜场买菜,边走边聊,自然说起了有缘人这桩事情。那同事一听,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马上脱了鞋给李师傅看,脚底板上赫然有7颗红痣,按北斗七星般排列着;再把脖子转过来一看,后颈竟然也有那两颗黑痣。

李师傅摸出1000块钱,拉着这个姓陈的同事,一定要对方跟他马上结拜。

那小陈比李师傅小11岁,平时跟李师傅关系不错,也没推辞,拜李师傅做了大哥。两人当晚把酒言欢,还特地去买来一座观音像,对着观音娘娘起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结拜那天夜里回到家,李师傅兴高采烈,微信上跟算命仙说了自己找到有缘人的经过。

算命仙一听却很不高兴。“你才给了人家1000块钱?当初我怎么跟你说的?你要舍不得这个钱,这些事情就等于白干!”李师傅听得冷汗直冒,第二天马上凑了4000多元,给同事小陈补足了5866元。小陈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但也没多问。

“本来我跟算命的说好,有缘人结拜的事情搞好,他就给我进一步指路。可是把钱补给小陈后,这个算命的就不见了,微信一句都不回。”耗了几天,李师傅越想越不对,疑心自己上当,于是来到派出所。

派出所许警官听完,第一个就怀疑小陈。“从那个‘算命仙’的微信号追查下去,我们发现这实际就是以他的个人信息注册的一个‘小号’。”

被带回派出所后,小陈没有为自己做太多辩解。他说很后悔骗了李师傅,但他实在需要钱。

小陈对民警说,他老家山东,跟李师傅差不多时候进的这家机电厂,两人关系一直很好,无话不谈,所以对李师傅的事情一清二楚。近两年他老家的奶奶上了年纪、行动也渐渐不便,但家里为了老人的赡养问题有所分歧。自己是奶奶带大的,就想站出来承担一部分费用,但他自己有两个小孩,收入又不高,他老婆很反对他这样做,两个人为此还吵了架。他于是想着怎么搞一笔“外快”给奶奶。

当然,这些只是小陈一面之词,警方尚未查证。

小陈还交代,他平时喜欢看些周易八卦方面的书,虽不敢说会算命,嘴里跑跑火车已足够。他于是想到要开个微信小号,对自己最知根知底的同事李师傅下手。他先旁敲侧击,煽动李师傅跟他的小号加上好友,然后伪装成算命先生,骗取李师傅的信任。因为他后颈天生就有两颗痣,所以想到了“有缘人”那套说辞,但痣比较常见,他又跑去纹身店,让人帮他脚底纹了7颗红点……等李师傅给了他“结拜费”,他也懒得再闹下去了。

得知骗了自己的是“结拜兄弟”,李师傅说不出话。

因涉嫌诈骗,陈某目前已被富阳警方刑拘。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