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御史家的四姑娘(御史家的四姑娘好看吗)

第一章:梁国

鬼市

林儿把手一张,对着子夜说:书信也看了,这飞针该给我们姑娘了吧?“这, 。。。。”子夜一下呆着了,当时禁卫军头领要抓他们的时候,子夜一不小心把飞针打了出去,也没有想到要拿回来啊、

此时徐平把酒楼的事情大肆地渲染了一番,尤其是子夜飞针射头领的那个招式,说得飞沫横飞,此时完全忘记了逃跑时的窘境了。

那针如同发簪,大头处有个针鼻穿着一个红带子,本想是一件约定东湖见面之物件。不想子夜却慌忙中当成武器了,怪不得打到三眼铳上都不伤分毫,还劲直飞了出去!是一件趁手的好暗器。

“公子,可记得在何处丢了,丢了事小,如果落在官兵手里,就非同小可了”四姑娘忙问:

子夜忙将最后同禁卫军头领比斗之时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那可能落入禁卫军头领手里,好在你们已经到了鬼市了,暂时没有什么风险”事已至此,四姑娘也只好安慰他们了。

说话间,船只唰唰地已经到了一大片开阔之处,前方也有处拱桥,看来是要靠边了,

徐平倒是像旅游一样,见什么都稀奇,一个劲和林儿套近乎问东问西,看来他今天是如愿以偿了,见着了花魁又认识了大哥。

下了船,四人一前一后,徐平和林儿二人在前面嘀嘀咕咕的,不多一会就熟络起来了,

“公子,入京都可是为章御史复仇的?”四姑娘侧身问道:不等子夜回答又说:“章御史拼死抗击梁国的事情,我也是从小听到大,公子复仇之心可以理解,而陈国旧民上下无不为复国前仆后继了十几年,终究还是没有成事的气运”

说完指了指周边,泪眼婆娑起来:你看,都是为了这,这么多人栖息在鬼市,整天暗无天日。

“姑娘,....”子夜一时语钝,看着姑娘梨花带雨。不知道如何安慰了,想来陈国旧民也和他子夜一样,都是身负*丧家的命运。

“老大,你怎么把姑娘弄哭了啊”徐平回头一看大声叫道,然后还假装气愤的样子,好像子夜怎么着似的,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傻瓜,你前面好生跟着走路就行”子夜也没好气地吼了一声,渐渐的子夜也好像对老大这个称呼习惯了。“姑娘,那飞针估计是落在*手里,怎么办”

“这确实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会此暗器的门派并不多,过不了多久,*便会知晓,但愿不会发现此处藏身所在”二人你一言我一语,一路走来,将事情原委道出:

四姑娘原是郑伯之女,早在下山之前,师傅传书,让郑伯接待子夜,师傅是熬不过子夜的复仇心念,加之也学艺有成了,有心让子夜去京都闯荡一番,二来也算有个人照应。

然而京都表面一派平和,实际早已暗流涌动,形势严峻。

上岸走了一刻钟左右,见一旌旗飘的客栈,林儿在前方引路,子夜末尾,四人进了客栈的后院。进了西边的一个厢房,点上灯,“将要天明,折腾了一晚上了,二位先休息一下,明早再做商量”四姑娘说完就走了。

“你说官兵会不会追到这里呀”这时候徐平才想起来问个,子夜忍不住觉得好笑:“刚才有姑娘在的时候,你怎么不问,你现在问我,我哪知道?”

“谁叫你是我老大呢,”徐平坏笑道“来了,定要叫他们有来无回”有了酒楼的对峙,子夜对于自己武功也算是有点认识了,十年才下山,从来没有和别的人这么生死厮杀过,师兄弟只见切磋,那都是点到为止的,今夜一番才是真的真正的决斗,子夜侧身倒在床榻之上,一路下来到了房间才感觉后背都湿透了,“老大,我睡哪”

“来吧,并头休息吧”子夜见床这么大,也就招呼徐平一起。二人经过此番,也算是患难与共了。

溶洞里终日不见有太阳,昏昏的不知道过了多久,子夜才醒来,不见徐平,摸了摸胯间的三尺青峰,还在!

“公子,可以起床了”

“老大,就你舒服,睡觉还打鼾,苦了我了”徐平不知道什么时候和林儿一同进来:看来这小子很早就醒来了,还和林儿搭了一起了,

“你小子,真是见到漂亮姑娘就走不动道了”说完只见林儿扭头就往外跑了,不好意思了,徐平叹了叹口气:“这四姑娘我是没份了,老大,你的了,”“赶紧洗漱吧,四姑娘楼上等你呢”

楼上二层,

四姑娘一改昨夜的打扮,只见青衣束身,乌黑的头发两边长披,中间梳起发髻,一个珠花的发簪挑起,双眉如画,白嫩粉脸,一副细致清丽的女侠打扮,更添英姿飒爽。子夜看完便低头看桌子了,长得这么大还没有和同龄的女子这么近距离接触呢,

只见桌子上四碗白粥,几碟小菜。四人齐坐,徐平迫不及待地吃起来,一边还嚷着昨夜酒楼的好菜没有吃上,现在如何地饿了,

“你好歹也是官宦之后吧,讲点礼数好吗?”

“不打紧的,姑娘肯定不会笑话我的,我在家也是这样”这徐平没想到还是个嘴碎子,说道这,又说:“也不知道京都如何了,我今天能不能回去啊”

“姑娘,请...徐平说的也是,现在不知道外面情形如何”子夜抬眼看着四姑娘,“公子莫急,已经派人出去打听了”

稍时,“小姐,属下已经回来了”门外一中年声音说道:

“进来说,幺叔”说罢只见门外走来一中年壮汉,一身粗布小襟,确也挡不住肌肉外露,仔细一看这和昨晚的艄公怎么这么像,昨晚蓑衣斗笠的模样以为是老者,今日一瞧原来是个中年汉子。

“昨夜京都被他们二位这么一闹,我们的人都撤回来了,”说着还看了看子夜,

“现在全城戒备森严,花街已经在严查盘问,而且河道通往内城的路也已经封了”如果再想进去,恐怕很难了,”

那个叫幺叔说完立在那,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子夜和徐平,子夜觉得羞愧难当了,才知昨夜他们也有暗杀,要不是和徐平酒楼的一搅和,没准刺杀就成了!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