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聊斋志异之梅女(聊斋志异之梅女读后感)

大家好,好久不见,今天阿犬回来了,给大家讲个长故事,这个故事叫做《梅女》,故事有点长,还请您耐心看完,然后阿犬给您说说我的看法。

故事是这样的:

说在太行地区,有个叫封云亭的人。有一天,他偶然之间来到了县城,白天躺在旅馆的床上休息,心情很是低落。封云亭年纪轻轻的,死了老婆,寂寞孤独之下,他很是苦闷,不时想着有人在身边陪着自己。人在孤零零的时候,就会感觉自己的孤独加倍,这让他更加思念妻子。当他出神恍惚时,迷迷糊糊地却见墙上有个女人的影子,朦朦胧胧的像画一样,不太真实。

他面带苦笑,心想:“肯定是自己太想老婆了,出现了幻觉,可是想的怎么能和现实一样呢?”

又过了一会儿,墙上的女人竟然一动不动,也没有消失的迹象。他这才觉得奇怪,赶紧下床走进墙壁仔细观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墙上的影子越来越清楚,真实。封云亭感到十分惊奇也不害怕,于是再走近仔细看看,墙上竟然是一位年轻女子,轻蹙眉头,面带忧愁,舌头在外面伸着,脖子上还挂着一根绳子。女子被绳子勒的痛苦不已,挣扎着想要摆脱绳索下来。

封云亭张大了嘴,大为吃惊,这才知道这名女子是个吊死鬼,但因为是大白天,给他壮了壮胆子,他觉得不怎么害怕。

封云亭看着女鬼,正义感油然而生,便说道:

“娘子如有奇冤,小生可以极力。”

“姑娘如果有天大的冤屈,我一定尽力帮你申冤。”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墙上的影子晃了晃,居然从墙上下来了,说:“你我只是偶然相遇,怎么敢如此冒昧地拿这么大的事麻烦公子呢,这样只会白白增加了公子的负担。只是我在九泉之下的枯骸,舌头伸着也不能收回去,绳子挂在脖子上也去不掉,也不能离开这里,实在是痛苦难耐啊。只求公子将这房梁砍断,然后烧了它,如此我便自由了。公子的大恩大德,就像山一样,小女子永世难忘。”

封云亭觉得这女子是个知书达礼懂得感恩的人,于是答应了她,墙上的影子这才消失。封云亭不明白这其中的缘故,于是招呼店主人前来,问刚才见到的少女是什么一回事,怎么会成了吊死鬼。

店主人说:“十年前,这里是梅家的宅子,一天晚上,有个盗贼进屋想偷梅家的东西,但是被梅家抓住了,送到了典史官那,但典史官却贪污受贿,收了那个盗贼三百文钱,竟然开始胡说八道,诬陷梅家女儿也就是梅女与盗贼私通,要把梅女抓来衙门大堂拘留对质,并且让法医给梅女验身。这对未出嫁的女子来说可是天大的侮辱,梅女听说后,受不了于是上吊自杀了。后来啊,梅家的夫妇俩相继去世,宅子没人管了,这才给了我。这些年以来,客人常常说见到影子啊女鬼啊这等怪事,但一直没有办法使梅女平息下来。”

封云亭把女鬼对他说的话转告给店主人。但是店主人是个生意人,他一算,又要拆房子,砍房梁的,之后就得换新的,往里投入的钱太多了,毕竟店里是小本生意,所以店主人对此感到十分为难。封云亭不忍看梅女这般可怜,于是自己掏钱给了店主人,让店主人按砍掉了房梁烧了之后,换上了新的,完成后封云亭又重新住到了这里。

到了晚上梅女就来了,向封云亭行礼道谢,再一看,梅女舌头已经不在外边伸着了,脖子上也没有绳子了,是位十分漂亮的女子。她面带微笑,温柔大方,姿态优美,举手投足间可见大家闺秀的气质。封云亭就这样看呆了,自从他妻子去世后他已经孤独很久了,如今见到这样貌美如花的女子,不禁心神荡漾,充满爱慕地看着梅女,想要与梅女欢好,发展一段红尘恋情。

就在这时,见梅女脸上的笑容立马收了回去,脸色一红惭愧的说道:“我体内的阴气太重,对公子是一点好处也没有的;再说了如果我们就这样欢好,那么我生前受到的侮辱和被人强加的脏名,可就跳进长江也洗不清了。以后会有机会在一起欢爱的,现在还不到时候。”

封云亭寂寞了太久不甘就这样放弃,问:“得到什么时候?”梅女只笑着不说话。

封云亭心想良辰美景,美酒配佳人,这样一来,人生就圆满了。又问道:“咱们喝点酒吧。”梅女回答:“我不会喝酒。”

封云亭有些失望,酒也喝不成了,说:“与这么漂亮的美人面对面坐着,只能瞪着两个眼睛傻乎乎的看着,这也太无聊了,一点趣味也没有。”

梅女也觉得有些无聊,想要让两人之间活跃起来。说:“我活着的时候最喜欢玩打马游戏。但是只有我们玩,太过寂寞乏味了,也不热闹。况且已经晚上了,我们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玩打马的棋盘。夜还很长,总要消遣时间的,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就和公子一起玩翻线的游戏吧。”翻线游戏在那时很普遍,小孩大人基本上都会玩。封云亭只好答应,与梅女两人膝盖相对坐着,伸出拇指和食指架线,梅女纤细的手指绕来绕去,将线翻了好多次,线也变了很多次。真是想不到,这样的一个小游戏 封云亭看的是眼花缭乱,不知道哪根接哪根,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过才好;梅女便跟他解释,点头示意给他指点。梅女说着手也不停下来,翻的线多种多样变幻无穷,十分神奇。

封云亭看着梅女的动作,笑着说:“这真是闺房里的绝技啊!”封云亭长到这么大,都没有这等技艺,感到十分奇特。

梅女也被他逗笑了,回答:“这些花样都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只要有能翻的两股线,就可以翻成任何纹理的花样,其他人都不费心琢磨罢了。”说完两人又继续翻了起来。

夜已经深了,两人玩了一会,封云亭就感到又累又困,打算拉着梅女一起睡觉,梅女却说:“我已经是阴间的人了,晚上不用睡觉,公子自己休息吧。我小时候学过一点按摩的技巧,愿意施展我那拙劣的手艺,替公子按摩,帮助公子睡个好觉,做个美梦。”

封云亭求之不得,听到后同意了梅女的按摩。只见那梅女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映着绿波,便如透明一般,紧接着她叠起了双手,为封云亭轻轻的按摩着,从头按到脚;梅女光滑的双手经过的地方,骨头都好像醉了一样,又酥又软,整个人都舒服的不行。不一会梅女又握紧拳头轻轻的锤着,感觉像柳絮吹在身上一般,接着又锤到了封云亭心里,他感觉浑身上下好像躺到了云朵之中妙不可言。

当锤到腰时,封云亭就闭上了嘴,眼也困着睁不开了,困意深深袭来;等锤到大腿的时候他已经睡的很沉了,什么也不知道了。等到第二天醒了,已经是中午了。封云亭心想这一觉睡的可真长啊,感觉骨节都又轻又软,十分轻松舒适,和以前一点都不一样,像是回到了十八岁一样。于是封云亭觉得自己更加爱慕梅女了,急忙想要见到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就是这种感觉了。他绕着屋子喊梅女的名字,但是却没有人回应。心里难免担心了起来。

等太阳落山后,梅女才来了。封云亭上前,着急的问:“你到底住在哪?我把这个地方喊了个遍,都没有人答应,可急死我了”

梅女笑着回道:“在人间哪有地方是给鬼住的?我们都住在地下。”

封云亭十分担忧,问:“地下有缝吗?容得下你吗?”

梅女回道:“鬼不在地下,就跟鱼不在水里一样。”

封云亭听了她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紧紧地握住梅女的手腕说:

“使卿而活,当破产购致之。”

“如果能让你复活,我就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梅女听了之后,自然是感动的,笑着说:“用不着破产那么严重。”

两人打闹着直到半夜,美人在前,封云亭心动不已,饥渴难耐有了非分之想,苦苦逼着梅女与自己共度良宵。

梅女拒绝并说:“公子不要再纠缠我了。有一个来自浙江的娼妓,名字叫爱卿,最近就住在村子的北边,长相精致,风姿犹存,很是招人喜欢。明天晚上我与她一起前来,让她代替我陪你身边,怎么样呢?”封云亭见她这样说,心里明白自己和梅女不可能欢好了,于是答应了她。

第二天晚上,梅女果然和一个少妇一起来了,看这个少妇,大概有三十多岁,眼中似有波光流转,媚眼如丝,风韵十足,隐约看的出一丝放荡。

三个人挨着坐在一起,人数正够,于是她们就玩起了打马游戏。玩完几局后,梅女站起来说:“你们俩好好玩,我先走了。”说完梅女就立马走了。封云亭想要挽留一下她,但是梅女已经飘着远去了。封云亭与爱卿行了周公之礼,共享鱼水之欢。后来他问爱卿的家世,爱卿含含糊糊的,不肯说清楚。

只说:“公子如果喜欢我,想我的时候就用手指弹弹北面的墙壁,小声喊

'壶卢子'

,我就会过来了。如果喊了三声后,我还没有过来,就说明我没有空过来,就不要再叫我了。”天亮的时候,就见爱卿进入了北墙的缝隙中渐渐消失了。封云亭见爱卿离开了,毕竟是与自己欢好的人,心中很是不舍。

第二天,梅女来了,却没有见爱卿,封云亭就问爱卿去哪了。梅女回答道:“爱卿被高公子喊去陪酒了,所以来不了了。”于是就和梅女在灯下闲谈唠嗑。梅女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只见她的嘴几次想要开口说话,但每次话到嘴边却什么也没说,欲言又止勾起了封云亭的好奇心;封云亭再三询问她要说什么,她始终不肯说,伤心的流着眼泪,停也停不下来。

封云亭见她哭了,佳人落泪,楚楚可怜,心疼不已,他便强拉着梅女玩翻绳游戏,但梅女有心事,没玩多久,到凌晨一点的时候梅女就离开了。从此之后,梅女经常带着爱卿来到封云亭这儿,三个人的欢笑声一直到天亮才停下来,就这样,他们的事整个县城都知道了。

这时有个典史官,是浙江省的世家大族,他的正妻因为与仆人通私而被休弃了。接着他又娶了顾氏为妻,他与顾氏十分恩爱,举案齐眉,本想可以白头到老,但是成亲刚一个月顾氏就去世了,典史的心中伤心难过,对自己的亡妻十分想念。听说封云亭这里有灵鬼出没,想要问问阴阳两隔的人怎么才能见面,再续前缘,于是连忙就骑上马来拜访封云亭。

起初封云亭并不承认自己这里有鬼,但典史苦苦哀求,面色惨痛,请求让他们夫妻相见。封云亭并不知道典史是什么样的人,看他的举止,像个重情义的人。封云亭于是设宴招待典史,答应为他招来鬼妓。

等到太阳落山天快黑的时候,封云亭敲着北边的墙壁,小声地喊着壶卢子,三声还没喊完,爱卿就来了。爱卿抬头看见典史,脸色大变,想要离开,封云亭正准备用身子挡住爱卿。这时典史仔细看了看她,突然脸就黑了,本想要和亡妻见面,却没想到亡妻变成了鬼妓,一时怒气冲天,拿着大碗扔向爱卿,随着碗哐啷一声,爱卿突然消失不见了。

封云亭被吓了一跳,大为吃惊,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此时他的心中疑虑丛生:“他们两个什么关系?典史为什么要打爱卿?”正要询问典史的时候。却见暗室里出来一个老太婆,不给人说话的机会,开口就骂典史:“你个贪污受贿的卑鄙贼人!竟然敢打我的摇钱树!你必须要赔我三十串铜钱作为补偿!”封云亭更加疑惑不解,这又是什么人。

骂完,老太婆举起拐杖,一拐杖敲在了典史的头上。典史抱着头哀嚎道:“这是我妻子顾氏,年纪轻轻地就去世了,我正在为她的离去伤心难过,天天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的;没想到她做了鬼后,这么不守贞洁,不洁身自好。这事与你老太婆又有什么关系呢?”

老太婆听了后,要揭了他的老底,生气的说:

“你本不过是浙江的一个地痞无赖,花了几个臭钱买了个这个小破官职,鼻梁骨就要戳到天上去了!当了个官,分不清黑白是非,跟睁眼瞎一样,谁袖子里有三百个钱贿赂你,谁就是你亲爹!不光是人怨你连神仙都忍不住要对你发怒了,你这个混账东西,本来你的死期就要到了,是你爹娘在阴间苦苦哀求阎王,愿意让你媳妇进青楼里,替你偿还你贪污受贿的债。你还不知道吗?”

说完,又敲了他一拐杖。典史吓得在地上打着滚儿哀嚎着。封云亭先前不知道典史竟是这样表里不一的人,又对这事颇为吃惊诧异,不知所措更不知道该如何解救他,接着就见梅女从房间中出来了,原来,这个典史正是当年贪赃受贿诬陷无辜的人,逼死梅女的狗官。梅女心里愤懑难平,瞪大了眼睛吐着舌头,脸色大变,走进典史,手里拿着发簪就要去刺典史的耳朵。

封云亭大为吃惊,惊恐万分,连忙挡住典史。梅女没有成功,眼睛发红,愤怒和恨意难耐。封云亭劝解道:“典史即使是有罪,也不能死在我的住所里,否则我难逃其咎,安上的罪名也难以洗掉了。请你们住手,免得我受到牵连。”

梅女一想,因果轮回,总不能牵连无辜的人,于是拉住了老太婆说:“暂且留他一命吧,就当是报答封公子的恩情了。”由此可见,梅女是个明事理,识大体的女子。

典史害怕不已,惊惶失措,像个老鼠一样窜逃而去。到了衙门,就换上了头痛病,半夜就死了。可真是恶有恶报,自作自受啊!

第二天晚上,梅女来了,大仇得报,自然是十分高兴笑着说:“真是痛快!半夜那个贪官就死了,我的恶气可算出来了!”

封云亭还不知道这其中的事问:“你和他之间有什么仇恨?”

梅女回答道:“以前店主人告诉过你:我是被人诬陷才上吊自杀的,而他就是那个贪官,受了盗贼的贿后还诬陷我与盗贼有奸情,举头三尺有神明,如今他终于得到报应了。自我死后,我心里积攒的仇恨越来越多。每次与你聊天,我就常常想拜托公子你为我报仇,洗刷冤屈,但我又觉得很惭愧,此时对你没有丝毫好处,有可能还会给你惹来麻烦,所以很多次欲言又止。昨日碰巧听见外边的吵闹声,偷偷一听可不得了,没想到原来是我的仇人。”

封云亭听了梅女说的话,很是吃惊问:“原来这就是当初诬陷你的那个人。”

梅女回答:“他在这里做了十八年典史,而我也已经含冤十六年了。”梅女说这话时心里很是低落,毕竟这十六年来,日日夜夜都很难熬。

封云亭此时又问:“那个老婆婆是谁?”

梅女道:“她是阴间青楼里的老鸨。”封云亭又问爱卿现在怎么样了,梅女说:“爱卿现在还卧病在床。”从这看,爱卿肯定是因为被典史闹的这一出生了病,也是个可怜人。

梅女面上一红,接着笑着说:“我以前给你说过你我会有在一起的机会,如今就快要到了。你曾经说过如果我能复活,你愿倾家荡产,还记得吗?”

封云亭听梅女这样说,爱慕之心又起,坚定的说:

“今日犹此心也。”

“你说的话我永远放在心上,如今我还是这样想的。”

梅女又说:“实话告诉公子:我死的那天,已经入了轮回之路,投生到了陕西延安展孝廉家中。只是因为大仇未报,放心不下,一直滞留在此地。现在请公子用崭新的绸缎做一个鬼囊,让我钻进鬼囊,跟着公子。等公子到延安之后,你就向展孝廉家女儿求婚,展孝廉家一定会答应的,如此我与公子必然会有一段美满的姻缘。”

封云亭家境平凡,担心自己和展孝廉家地位身份相差悬殊,心想恐怕展孝廉不会答应把女儿嫁出。毕竟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肯定是不忍心把女儿嫁给自己受苦受累。

闻言,梅女说:

“但去无忧。”

“你只管去,不必担心。”

封云亭很相信梅女,听了她的话,放心了下来。

梅女又嘱咐封云亭:“公子在路上一定要切记不要呼喊我的名字;等到喝交杯酒的那天晚上,将鬼囊挂在展家女儿头上,赶紧喊:勿忘,勿忘!这样我的魂魄就会回去了。”为了两人的美好未来,封云亭没有丝毫犹豫答应了她。刚打开鬼囊,梅女就跳了进去。

封云亭带着梅女到了延安,四处打听。一问果然有展孝廉这个人,生了一个女儿,相貌端正,是个美人;但是患了疯病,又常常把舌头伸到嘴外边,像狗在烈日下伸舌喘气一般。打听了得知,展女今年十六岁,还没有人上面提亲谈论婚事。估计是嫌弃展女是个痴儿。

展家夫妇对此十分忧愁,女儿的婚事都成了他们的心病了。接着封云亭就到展家递上了自己的拜贴,写清了自己的家世与生辰八字。回去之后,封云亭便委托媒人上门提亲,说要娶展家女儿为妻。展家正发愁闺女的归宿呢,封云亭这时上门求亲,可了却了心头大事,自然很是喜欢这个女婿,要让封云亭入赘展家。

展女很是痴呆,一点礼数也不懂,等到了成亲的时候,自然不知道成亲的各项事宜,只能让两个婢女一边一个扶着她到屋里去。等到屋里了,两个婢女都离开了,展女居然解开了上衣,对着封云亭痴痴地笑着。封云亭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脸红了个透,急忙将鬼囊挂在展女的头上呼喊:勿忘!勿忘。展女停下了张望,定着双眸仔细审视着封云亭,像是在想什么事情。

封云亭笑着说:“姑娘不认识我了吗?”于是举起了鬼囊给展女看了看,希望她能想起来自己。展女这才猛地醒悟过来,眼神从无神变得灵动了起来,急忙把上衣拢好,两人久别重逢,再也没有阴界限制了,在新房里有说有笑的,缠缠绵绵,亲热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封云亭去拜见岳父给岳父行礼。展父很是欣慰对封云亭很满意,并且还安慰他说:“我的傻闺女啊,什么礼节也不知道,多亏你对她中意啊,如果你有意的话,家中聪慧的婢女也不少,只要你喜欢,我便毫不吝惜的赠给你。”展父心里觉得将痴女嫁给他,亏待了封公子,想要给他一些补偿。

封云亭听了后连忙说展女不傻。展父很是疑惑,自己养了那么多年女儿,自然是清楚自己女儿的。

没过多久,展女就来了,行为举止都很礼貌优雅,和以前判若两人,展父十分惊异地看着自己女儿,展女却只是捂着嘴笑着。展父详细的问这是怎么回事,展女很为难的样子,并不知道怎么开口说。封云亭看出来展女的为难,就将事情的大概轮廓告诉了展父。展父听了之后,十分高兴,以前女儿傻的时候他就挺喜欢女儿,现在不傻了他也比以前更加的喜欢女儿了,看来这个展父是个女儿控。之后,他让儿子展大成与女婿封云亭一起读书上学,提供的条件十分的丰厚。

就这样过了一年,展大成渐渐地对封云亭很是厌恶,看向封云亭的眼神里也经常流露出鄙视的神色,封云亭也不是傻子,自然看的出展大成的不喜,因此两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不好;家中的仆人也对封云亭尖酸刻薄,经常说他的坏话诽谤他。

展父听多了这些闲言碎语,不知道这些是真是假,渐渐地也迷惑了,觉得封云亭似乎没那么好了,对他的礼仪也不讲究了。展女对此很敏感,立马察觉到了父亲的变化,对着封云亭说:“岳父家不可长久居住;本来就是入赘的,住久了的话,必然要被嫌弃是个窝囊废。趁着如今彼此之间还没有大的裂缝,咱们赶紧回家吧。”

封云亭本来就在展家住的不自在,如今听了展女的话,立马同意了,告诉了展父,准备带着展女走。展父是个女儿控,怎么能同意女儿走呢,展父想要把女儿留下来,但展女与封云亭情感深厚,自然是不同意。展家父子都大怒,不给他们马车和行李。

展女也是个决绝的人,说走就得走,于是卖了自己的嫁妆租了马车,与封云亭回家了。

后来展父让女儿回家来,展女坚决不回。

后来,等到封云亭也成了举人,身份地位都高了起来,两家才开始来往,关系也开始变好。

阿犬评述:

在说这个故事之前,咱们先来看看蒲松龄自己对这个故事是怎么说的:

异史氏曰:“官卑者愈贪,其常情然乎?三百诬奸,夜气之牿亡尽矣。夺嘉偶,入青楼,卒用暴死。吁!可畏哉!”康熙甲子,贝丘典史最贪诈,民咸怨之。忽其妻被狡者诱与偕亡。或代悬招状云:“某官因自己不慎,走失夫人一名。身无馀物,止有红绫七尺,包裹元宝一枚,翘边细纹,并无阙坏。”亦风流之小报也。

异史氏说:“官越小的人就越贪婪,这是人之常情吗?因为三百钱就诬陷梅女与盗贼私通,这种人真是丧尽天良,猪油蒙了心。阎王爷夺走了他的妻子,让他妻子在阴间做鬼妓,他自己最终也暴病而死。可,现在这些贪官知道怕了吧!”

康熙二十三年,山东博兴县的典史贪婪狡诈至极,做了很多丧尽天良的事儿,百姓都怨恨他。忽然有一天,他的妻子被一个狡诈的无赖引诱拐走了。有人替他写了张寻人告示,上面写着:博兴典史自己不小心啊,夫人丢了。夫人身上什么也没有,只有成亲用的七尺红绫,包裹里拿着一枚元宝,元宝边儿翘着上边有细纹,并没有什么缺口。这份公示字里行间充满了对典史的嘲讽,大快人心。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也算是对这个贪官狡诈的小报应了。

可见蒲松龄对这个故事的情绪,还是落脚在贪官得到报应这上面。这个阿犬之前说过很多次了,蒲松龄一辈子没能中举,落得文人的苦闷,使得他对贪官污吏的愤懑更甚,故而只要遇到这样的人,就必然上去酸他一把这没什么好说的。

阿犬倒是想说说男主封云亭,说实话这封云亭在故事里是有点猥琐的,他频频向梅女求欢,屡屡别拒绝而不死心,最后美女没办法给他找来了一个鬼妓,从行动上看,这个封云亭是个用下半身指挥上半身的人,但是这样一个人,却在故事的最后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他得到了梅女,攀上了高枝,考中了举人。这是为什么呢?

阿犬觉得,还是在于封云亭身上,有一股侠气。

一见面就说

“娘子如有奇冤,小生可以极力”

,之后又为梅女而奔走,花钱让店家砍断房梁,解了梅女悬舌之苦,再后来为了寻梅女转世,又跋山涉水,入赘为婿,受尽冷眼。

这是封云亭身上的可贵之处,为了所爱之人,他张狂无畏,无问西东,这或许就是他最后能得一圆满之原因。

好了,鬼狐千古事,秉烛细细谈,我们,下期再见。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