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脱口秀十大名人(中国脱口秀十大名人)

文 欣然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创作不易,侵权必究

导言

鸟鸟,文案总是比表演好。

不漂亮,没表情,北大女硕士,给许知远写稿子的社恐才女。

她头上顶着这些标签,从《脱口秀大会》成功出圈,被罗永浩力挺。

何广智说:鸟鸟的段子,我这辈子也写不出来。

鸟鸟很特别。

她的段子有门坎,风格也不喜剧,所以每次都是勉强晋级,但这丝毫掩盖不住她的才气。

同样是谈选择,她会这样说:

躺和卷就像电车难题,我决定不了火车往哪开,因为我躺在铁轨上。

同样是谈生活,她会这样说:

人生重要问题的参考答案都是略,你想知道答案吗,就不告诉你。

为了说明从小就没有选择权,她还举了个例子。

  • 妈妈说:宝贝,辣条和薯片你想吃哪个?
  • 我指着小卖铺里的电视说:我想要那个。
  • 妈妈说:我是不是给你脸了?

鸟鸟的本子很高级,总能说进普通人心里。

生活面前,我们没有太多选择权,因为想选的那个答案看不见。

相比文本的深刻,鸟鸟的“嗨丧式”表演却不讨喜,这是她的特色,也是她的短板。

鲁豫说,鸟鸟是典型的

“显性社恐”

,随着《脱口秀大会》的火爆,这个词也火上了热搜。

01你“社恐”了吗

鸟鸟出圈后,不少人会把她,和《脱口秀大会》另一个“天才少女”李雪琴相比。

都是90后女生,都是脱口秀演员,都是北大毕业,都是才华横溢。

还有一点,都有

“社交恐惧”

脱口秀舞台上的鸟鸟,低头垂眼,双手握麦,几乎从来不动。

这在心理学上,是个

“木僵式”防御姿态

,仿佛身后藏着“壳”,随时准备缩回去。

而李雪琴的标志动作,是一手拿麦,一手扶着麦架。

这个动作,从心理学看,是在

寻求支撑,

像是要把自己绑在麦架上,以增加力量感。

两人的姿态不同,但心理活动类似,都有逃避的冲动,只是一个显性,一个隐性。

所谓显性社恐,就是脸上写着“别来烦我”的那种人

就像鸟鸟,集体活动总是坐在边上,讨论本子总是坐在后排或墙角,生怕别人看到。

坐电梯看见高层领导,她会选择走楼梯;作为许知远的编剧兼北大校友,她到最后也没敢单独上前。

而李雪琴的表现,是完全相反的类型,没人看得出她“社恐”。

很多隐性社恐的人,表面上都非常健谈,毫无交流障碍,但

内心却很回避

就像李雪琴,她能在颁奖典礼上和沈腾聊半个小时,却连加微信的小要求都不敢提。

她的相亲经历更加奇葩,聊了很久的相亲对象,竟然没有见过面。

显性社恐和隐性社恐,本质上都是回避。

不同的是:显性社恐,是为了保护自己;而隐性社恐,是怕别人不开心。

社恐这个词,越来越多地被人所提及。

其实大多数人,只是

社交焦虑

,比如遇到某些人或者某些场合,感觉有压力,紧张情绪通常可以调整,不会造成太大影响。

但如果严重到干扰工作和生活,甚至与社会隔离,就属于

社交恐惧症,

需要对症治疗

具体表现有:害怕与人对视,不敢抬头,不敢在公共场合演讲,感觉无地自容,并伴有脸红、手抖、心跳加速、尿急等症状。

02听话的孩子易社恐?

社恐是怎么来的?研究发现,与父母的教养方式有关。

比如:

  1. 过度保护,会让孩子回避压力;过度批评,会让孩子恐惧权威
  2. 被反复灌输外面很危险的孩子,长大后对陌生人际会过分紧张
  3. 童年有创伤经历的孩子,会下意识回避让自己感觉自卑的场合

相比反抗性强的孩子,过分听话和懂事的孩子,更容易出现社交焦虑。

童年期的鸟鸟,是个乖孩子。

用她的话说:我不待在舒适区,我待在安全区;安全区我也不舒适,就是安全。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漂亮,所以很努力地成为一个

听话、有用、不让父母失望的乖女孩

而童年做过的最出格的事,就是偷吃了一根雪糕,或者某天没有练二胡。

她认同了妈妈的观念,女孩子不能

“要一头,没一头”

于是,她变得自律和努力,同时也越来越内向,越来越缺少勇气。

安全感,让她更愿意呆在自己的小世界,不会轻易走出去。

相比鸟鸟,李雪琴的经历更加坎坷,用她的话说:我从小就生活在漩涡里。

14岁,父亲做生意赔了钱,为躲债跑了,家里只剩下她和妈妈。

妈妈情绪很不稳定,经常和孩子发脾气:“有时候写完作业看会电视,都会被她大骂一顿”。

为了让妈妈好起来,她每天假装开心,只允许自己考第一。

她说,这个家精神上是我在支撑着,我妈妈是我带大的。

只是,总有撑不住的时候。

高考时,她以全省第一的成绩考进北大;临近毕业,她却因抑郁症尝试自杀;国外求学时,因为受到排挤,她的抑郁症再度复发。

她和妈妈说:念不动了,想回家;而妈妈选择支持了她。

有时候,坏事也能成为好事:这次变故的最大好处,是让她从保护者的角色中脱离出来,回归了女儿的角色。

有人说,李雪琴很像史湘云,冰雪聪明,大大咧咧,带给别人欢声笑语,自己却敏感自卑。

这话有一定道理。

如果说鸟鸟的社恐,是源自

不安全感

,只有呆在妈妈营造的堡垒才安全;

那么李雪琴的社恐,则来自于

压抑和自卑

,她的努力,坚强和笑容,只是想让更多人喜欢。

03幽默能治愈社恐吗

两个社恐的才女,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脱口秀,这并非偶然。

鸟鸟,一直在尝试突破安全圈,这在心理学上叫做“系统脱敏”。

从报考北大研究生,到转行去做脱口秀;从幕后给别人写稿,到自己走到台前;从小地方的铁饭碗,到大城市的漂泊客……

她一点点走出内心的堡垒,

尝试体验“不安全感“。

在自我脱敏的过程中,脱口秀,成了最好的防御手段。

她开始调侃自己的容貌焦虑,社交恐惧,调侃妈妈的严苛要求,还有自卑和委屈。

她说:幽默,是我“自我疗愈”的工具。

在与观众的情感共鸣中,她感觉到自己被全然接纳,这比什么都安全。

与鸟鸟不同,脱口秀对于李雪琴来说,更大的意义是释放。

作为“极度讨好型人格”,她不懂拒绝,委曲求全,生怕别人不喜欢自己,所以比谁都努力。

好在,她找到了合适的方式来排解压力。

脱口秀是一道独特的“药”,即使用它来谈论苦难,也没有人会感觉受伤。

她用“北大毕业的985废物”调侃自己,用“家庭结婚KPI”的段子,来调侃父亲和母亲的分别再婚。

借着脱口秀,她开始与过去的伤痛和解。

脱口秀是如何疗愈社恐的?

心理学认为:人在遇到挫折时,会本能地启动心理防御机制,以完成自我保护;而防御机制越高级,心理就越健康。

比如,退行属于低级的防御机制,回避属于中级的防御机制,而幽默属于高级的防御机制。

很多时候,

“社恐”只是自我保护的一道防线

有了幽默感,你会发现:突破这道防线,似乎没有那么难。

写在最后

《十三邀》中,许志远问李诞:脱口秀火爆的原因是什么?

李诞说:它满足了人们潜意识中的一种需要,叫做

恐惧解除

心理学上讲,所有的恐惧和焦虑,都是指向未来的。

也说是说:它其实并没有发生,只是你担心它会发生。

可即使你知道,人生重要问题的答案都是“略”,也依然会忍不住自己吓自己。

怎么办?

你可以选择用轻松幽默的方式,把

担心的情绪

说出来。

实在不行,你还可以选择去听听别人,用轻松幽默的方式,帮你说出来。

鸟鸟说:很多东西,大家都能感受到,但是不说;如果都不说,就有一些人的情绪受到压抑;说出来,也许能排解掉一些情绪,就会减少一些难过的人。

我想,这就是我们喜欢脱口秀的原因吧。

小调查:

社恐的24种表现,你有吗?

  • 害怕在公共场合打电话
  • 害怕参与小组活动
  • 害怕在公共场合吃东西
  • 害怕在公共场合与人共饮
  • 害怕与权威人物谈话
  • 害怕在听众面前表演、演示或演讲
  • 害怕参加聚会
  • 害怕在他人的注视下工作
  • 害怕在他人的注视下写字
  • 害怕给不熟悉的人打电话
  • 害怕跟不熟悉的人交谈
  • 害怕与陌生人见面
  • 害怕在公共卫生间小便
  • 害怕进到别人都已经就坐的房间
  • 害怕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 害怕在会议上发言
  • 害怕参加考试
  • 害怕对不熟悉的人表达不同的观点或看法
  • 害怕与不熟悉的人目光对视
  • 害怕在小组中做汇报
  • 害怕试着与人搭讪
  • 害怕去商店退货
  • 害怕组织聚会
  • 害怕拒绝推销员的强制推销

我要撕裂她:《底线》重现吴谢宇弑母案,比打骂更狠的是精神凌迟

【我是欣然,分享心理知识,如果本文引起您的思考与共鸣,请关注打赏,欢迎讨论留言】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