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茺芜怎么读(蘪芜怎么读)

作者 初旭

泸州叙永城东南15公里的西湖,地属叙永县震东镇,融山水、地穴、草原、石林、洞斗等为一体,架构成了独具一格的奇妙世界。每次从321国道线上经过,那片山水从眼前一掠而过,心中便升起一缕莫明其妙的惆怅。前不久有意深入其间,还真妙不可言。

洞中世界别有天

古生代、中后代的石灰石地层在这里广泛裸露,形成最具川南特色的溶洞地貌。密布的溶洞,风姿绰约,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什么黑龙洞、莲花洞、伏龙洞、数不胜数,各具千秋。

我们率先走进的第一洞,就很有特色,刚到洞口,一般凉风扑面而来,让人觉得正站在风口上,跨进洞门,一切便风平浪静,显得温暖如春。远处有一束光似从天外射进来,让人顿感心旷神怡,沿着希望之光往前走,是两个呈窟窿状的洞厅,洞厅四周天然钟乳石柱,有序排列,直抵洞顶。人在其间漫步,耳边有细泉滴入天然石缸的叮咚之声传来,让我们浮躁之心得到一种净化。往里走,什么石观音、石狮、石象、石牛、石马、石莲花、石树冠,晶莹剔透,栩栩如生。转过一道弯,往旁边看,那里还有一洞,据同行的人讲,那洞深不见底,人到半腰,便传来汹涌的河水声,这时,有雾开始往上漫,探洞的人不得不无功而返。

沿着天然的石阶,往上走,便是光源处,原来这洞早已穿山越水到了另一边。站在山外的洞口,我们已凌空山腰,远处是横亘的山峦,脚下是饮烟袅袅的农舍,和那秀美的田园,令人浮想联翩……

在另外一溶洞中穿行,到处是石乳悬垂,石峰林立。既有奇特的“千秋榜”,也有雄伟的“九龙口”。春秋季节,薄雾涌动,借助七色阳光,有时还会出现“洞天海市蜃楼”。顺着当地人的手指,我们走进半山一溶洞,既无水,也无花,却叫莲花洞。洞口不大,钻进洞,走不到30米,便到山的另一边,这另一边实际上搁在悬崖上,半岩中有两个呈半圆形的干岩洞,有一条栈道形式的小路将两洞相联,老远望去,那刀砍斧削的山崖上像开着两朵硕大的莲花,格外引人注目,让死寂的山水独具灵气。

迷人的西湖山水

这是一方奇崛的山水,意境不曾改变,山水树木,花草虫鱼,一切的一切,形象依旧,人世间改朝换代的喧闹,似乎全都绕开了这峰林溪水的宁静,纳黔高速从边上掠过,来往的车流悄悄地来,也悄悄地去,现代化似乎与这片山水无关。

那刀砍斧削的山崖,一段一段连起来足足有近1。5公里长,崖上是岩千年形成的石乳岩纹,崖边上绿树垂挂,虬枝林立,从321国道线上看,像是一幅出自大家手笔的国画长卷,“雁荡山花”、“泰山日出”、“万马奔腾”、“虎啸山林”等各种意境形神兼备,尽显其中。“巨画”下,是一片碧绿的“草原”,听一位害草的老人讲,这里的水很妖怪,平时文文静静,一但发水,对河*,一片汪洋,那山岭,早已成孤岛,只有峰巅的树丛独自摇电,与杭州西湖无异。当地村民每年种植的庄稼眼看丰收在望,一场洪水便荡然无存,时间一长,村民便将大片大片的土地茺芜,形成了今天的“草原”。这里四周悬崖绝壁,村民只得将牛马放到“峰谷”间,便忙乎自己的农活,让牛马在那里“信马由缰”了。太阳翻越崖巅,洒下一片灿烂的阳光,那黄色的牛马、白色的羊群便成了缀在地上的珍珠,格外耀眼。

“草原”中间,便是一条清澈彻见底的河流。这哪里是一条河,分明是一条蛟龙,正在戏水。我们仔细观察,整个西湖山谷长不过2公里,这河却出洞——入洞——出洞,一会儿从山洞里消失,一会儿又从山洞中蹿出来,五起五伏,那河不知又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道教奇人留墨迹

在叙永的西湖山游历,奇妙的山水间更见奇人其事。我们在一处洞穴口见到一“善”字,高3.5米,宽2米左右,字以“蛇头”搭笔,一气呵成,一笔一划,功夫了得。在西湖这地方类似蛇头的字还有“道”字等。相传这种蛇头字就西湖一带独有,它为道教真人张教庸所书。张教庸为避清军追杀,落荒逃至川南叙永,见震东西湖山奇水秀,便在这里建庙修道。此人擅长武功,喜好书法。其书法每以“蛇头”起笔,独具一格,人称蛇头字。许多书家欲模仿,均不得要领,越仿越不像,张88岁那年死于洪水,其字体便成绝笔。

我们看过“蛇头”起笔的大“善”,沿公路往泸州方向走,小山脚下,便是张道人之墓,墓旁野草丛丛,翠竹森森,却不见古人身影。千载兴亡,问西湖山水曾记否?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