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调皮公主的六大美男(调皮公主的六大美男小说)

各位书友们,大家好,我是乐宇!又到了给大家分享小说的时刻了。今天给大家带来几本百看不厌的爆款古代言情小说,如果你也喜欢这类型的小说,还请多多点赞留言呀,每本都是高分精品。

推荐三本百看不厌轻松搞笑的古代言情小说,剧情新颖,越看越喜欢

第一本:《

小公主PK十大美男》

作者:空寂

简介:

“凹凸曼!凹凸曼赐予我力量!”神咒一出天地变色而许愿的熙儿竟然只是要求变出一盘肉包子?天界仙女意外坠落凡间却变成一枚十足的萌萌哒吃货,一连串意外与十名帅得惊天地泣鬼神的美男纠缠在一起,是前世宿愿还是今生缘分?洛白羽:“熙儿,我已爱你千年万年……”苏子风:“乖,我这有你最爱吃的肉包子,到我身边来。”冷轩:“让我抓到你我非要把你碎尸万段!”水流弘:“熙儿宝贝,人家是你的小甜甜……”安若尘:“……”……

入坑指南:

不回答肯定不会错,可是要是别人回答了那机会就要没了,就在犹豫的时候,姥姥又开口说话了。

“既然没人知道,那我问下面一个问题,狐界里谁的权力至高无上?”

问题都是白痴问题,而且众人都在等熙儿回答,只要她开口那就是正确答案。

这次熙儿更不敢说了,不过心里也在窃喜,看意思这些狐狸都比她还要笨,她是什么都不记得了,而这些笨狐狸?

不该用笨来形容,该是蠢。

等了半天,还是没人回答,姥姥又再次开口。

“这是最后一个问题,要是再没人回答就失去机会了,都听好了,我们狐狸最后会是怎么死的?”

继续问白痴问题,依然是没有固定答案。

只要熙儿回答,那就是对的。

众人都憋着笑,因为熙儿实在太笨,虽然法力被封存,但是也不会连这么简单的都不会回答?

熙儿耷拉着小狐狸脑袋,这次她犹豫了,刚才已经说了,是最后一次机会,做人好不好她不清楚,但是最起码不会这么臭,心里也是决定下来。

豁出去了,她要回答,哪怕错了呢?

反正刚才没说错了要受惩罚,也没什么好怕的,索性就如此好了。

“熏死的?”

张开狐狸小嘴回答了问题,这个答案,身边那些装成狐狸的神仙们一个个低着头用爪子捂着嘴全部在偷笑。

不得不佩服,公主就是有才。

熏死的?狐狸竟然是被熏死的?

这样无敌的答案恐怕也只有公主可以想到。

“对吗?”

熙儿等了半天,也没看到刚才那个为称为姥姥的老狐狸说话,难道错了?

反正她也不知道答案,错就错了,也没什么亏吃,无所谓的事情,不过刚才还没睡够,也许该继续回到刚才那地方去睡会。

“恭喜,你答对了!”

姥姥也是激动的宣布了答案,其实表面上的激动不是一点真的也没,因为太好笑了,所以这激动多数是笑意。

接下来熙儿就被糊里糊涂的带进了一间房间……

一个时辰过去了,熙儿已经被丢出森林,站在了街道上。

第二本:《

乞丐妻主:一球定姻缘》

作者:寂伊夏

简介:

她不仅是名澜国最受宠的七皇女。 女帝最中意的太女人选。 亦是名澜男儿心目中的最佳妻主。 然而这样的地位往往危险重重暗杀不断。 一不小心沦为乞丐。 却因一颗绣球牵出一段姻缘。 娶就娶了,娶了自然得负责。 可谁来告诉她为何这大少爷脾气这么差。 甚至连丫鬟小厮都看不起她这位入赘的乞丐妻主。 唉,既然看不起,她就努力成为让他看得起的人。 没信心可以让他爱上她。 ……

入坑指南:

她和六姐慕容定希都无心皇位,这个整个朝堂都知道,否则太女之位早就是她的了,母皇不止一次提过,只不过每次都是失望结尾,她知晓母皇因为父妃的关系所以最疼爱她,但是她对那个充满阴谋和黑暗的皇宫,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她整日沉迷诗画,为的就是希望周围的人忽略她。

她最想向往的是无忧无虑的自在生活,寻一处偏远安静的小村落,娶一个夫郎,然后一家人平平静静安安稳稳地度过下半辈子。

可是她最放不下的就是四姐慕容嘉懿,她还不清楚她的态度到底如何,所以她现在就等着慕容嘉懿一句话,如若慕容嘉懿最后说出的话是要皇位的话,那她自然会倾尽全力去协助她。

“让小北先留在皇城,有任何风吹草动马上回传。”

“是,不过主子,你脸上的伤。”

遥遥下意识地摸上左脸上的伤痕,触手处冰冰凉凉的,是啼吟刚才给她涂上的桃花露,他亲自研制的膏药,不会留下任何疤痕。

回想起沈轻虞不问青红皂白的火爆脾气,不知怎么,却忍不住笑了起来,看得眼前三人一头雾水,啼吟则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

“你们主子我,严重夫管严呐!”

往后怕是很快就要以这个出名了。

“夫。夫管严?”

“主子,你哪来的夫啊?”

“是啊!”

“怎么啼吟这小子没告诉你们我已经成亲了么?”

“什么?”

三个人异口同声的惊讶,然后一脸迷茫,遥遥看看宋啼吟,又看看她们,然后一脸平静无害地回答道……

“哦,昨日我已经入赘到城南沈府了。”

“什!么?”

这次三个人的声音可谓是惊天动地了,遥遥都被吓了一跳,这三个人不会是三胞胎吧?怎么语调反应说话都一模一样的啊?。

“主子,属下没听错吧?”

“入赘?入赘?”

“主子,你是堂堂七皇女啊!你竟然跑去入赘?还是一个商户?”

“喂喂喂,有完没完啊,有这么诧异么?”

说罢站起身,啼吟递上手中的小白玉瓶子,遥遥接过后将这瓶桃花露放入怀中,她出来这么久,该回去了,否则会引起怀疑的。

“宋啼吟,你这小子是怎么回事,怎么可以看着主子入赘呢?”

“我觉得很好呀!”

“你,主子是何等金贵的身份,怎么可以。”

“入赘后姚文儿就完全没有任何机会了!”

宋啼吟淡淡地回道。其余三人一听这话,一下子都静了下来,全皇城都知晓七皇女为了姚文儿付出多少,虽然主子对他的照顾完全出于姚梓修的托付,但是,这次姚文儿竟然借着主子对他的信任,让主子支开身边的所有暗卫陪他出去散心。

最后向主子下毒,然后一群人便意图将主子除掉,如若他不是姚文儿的话,她们五个肯定第一时间就把他灭了!

只不过她们知晓,主子就算为了姚梓修,也不会动他一根汗毛!

遥遥看她们四个对于姚文儿的事这么一致的态度,有些头疼地扶额,可能因为她对小文根本没有男女之情,所以即便他那么陷害她,她也只是有一点点痛心而已,这一点点痛心还是为了阿修。

“主子,我们扮成你无意间收留的护卫吧。”

她们实在是难以接受往后主子再出任何差错,否则到时候去九泉之下也难以面对师父们,遥遥看向宋啼吟。

“你觉得我会答应么?”

“依属下看,主子会认为带三个太过招摇,所以选择留下一个。”

遥遥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满意地点点头,偏左偏右偏南一听这话,异口同声说道。

“请主子让属下来保护主子!”

这话一出口,宋啼吟又笑了,遥遥慢悠悠地朝着房门口晃去,那三个暗卫一脸迷茫,忙开口喊道。

“主子!”

遥遥头也没回,挥了挥手便走了。宋啼吟笑得一脸得意,然后依着桌子坐下,还慢悠悠地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

“真蠢!”

“啼吟,你倒是快说啊,主子答应带的是谁?”

“就是!”

“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们都想不到,这六年跟在主子身边真是白跟了,其实,主子最想带的,当然是小北了,只不过小北在皇城。”

“为什么?”

“因为小北跟我一样,从不反驳主子的任何决定,至于你们三个嘛,我想主子应该会选择带小左。”

“这又是为何?”

宋啼吟那句话刚说完,偏左便一闪身离开了,那个问句,自然是偏右和偏南问的,啼吟笑道……

“因为,主子喊小左喊得最顺口!”

她们两个嘴角都抽搐了一下,这也算理由,不过仔细一想,她们几个的主子,确实是那样子的人。

她们两个叹了一口气,也跟随出去,既然不能明带着,那只能继续做暗卫,暗中跟着了,宋啼吟等她们都离开后,放下手中的茶杯,收敛起所有的笑意,望向窗外。

主子在摸到脸上的伤痕时,笑了,这是不是表示,她已经开始接受主君了?苦笑一声,这是好事不是么。

那日遥遥将偏左带回去,说是自己以前做乞丐时的好姐妹,现在自己有着落了,就将这兄弟带在身边做个随从,顺道。也可以包下桃园里以后的粗活。

可能是因为轻虞懒得理她吧,所以倒也没说什么,就是小敏讽刺了几句,她也就当做没听到般。

看着偏左蠢蠢欲动的样子,为了以后日子可以清净些,只好吩咐道。无论发生任何事所有暗卫都不许对沈轻虞动手。

就这样相安无事地相处了几日,倒还算”和睦”,因为一天到晚她都不怎么见得到沈轻虞,即便见到了也是没多少交谈。

遥遥坐在厅里吃着早膳,清粥和几样小点心,老实说,屏儿的手艺还算可以吧。

“对了屏儿,少爷是什么时候出门的?”

他貌似每天都很早出门,因为她起床吃饭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从未遇到过。

“少爷卯时过半便会出门,少奶奶都是卯时末才起床,所以早上都看不到少爷。”

这么早。他现在还在管理商行的事情么?去帮着管理既要承担那些流言蜚语,又要被柳芬千方百计地防着,唉,他真这么喜欢经商么?。

“那你岂不是要做两次早膳?”

她是不是应该早一些起床,只是现在自己每日无所事事,真不知道起床可以做什么。

“不,虽然这是屏儿该做的,但其实少爷都不吃早膳,也吩咐过不必准备他的早膳,前几日准备的,也都原封不动,从未碰过。”

“不吃早膳?”

那一个上午受得了?怪不得虽然长得高大,但其实还是挺瘦的,再说了,不吃早膳的话,对身体也不好吧?

“是的,少爷说早上他没胃口,所以已经有很多年没吃过早膳了,这样子也可以节省时间,早一点去商行。”

这是入魔啦?。

“那。”

“遥遥!”

一听到这一声叫喊,遥遥直觉得头疼,手一抖勺子便滑落在桌子上了,只见一身粉色衣衫的穆郡郗一脸笑意地走进正厅,自从上次知道了身份之后,她几乎每日都会来找她,唉,要不是之前在皇城见过几次,她真不想认识这个小霸王。

微微一蹙眉,这人怎么每次都穿的跟一只花蝴蝶似的?好在这一张脸长得还是挺清秀的,所以倒也不觉得很怪异。

“遥遥,猜我今日给你准备了什么!”

“什么?”

“去了就知道了,你吃饱了吧?”

“嗯。”

“那快走吧,不要耽误时间了,保准你等等一定会非常感激我的!”

说罢拉起她的胳膊就往外走去,偏左迅速跟上,好在遥遥也觉得无聊,不过她现在每日只顾着带她吃喝玩乐,她算不算解救了整个想月城的百姓啊?少了这个想月霸王的茶毒。

遥遥的衣衫虽然都是价值连城的天蚕丝织成的,但看上去却好像很普通,一般人根本分不出,所以跟锦衣华服的穆郡郗走在一起,难免会显得有些不搭调,一路上,惹来不少奇异的目光。

不过最关键的是她的这张脸,以及她现在的身份。

“遥遥,我们现在去的地方,绝对是人间仙境。”

“人间仙境?莫非是春园?”

想月城城主在东南西北四处建了四个园子,分别以春夏秋冬四季命名,春园里的话则全是桃树,所以一到春天的话,进去便是满园的粉色,扑鼻而来的桃花香。

这四处园子,算是想月百姓共享的,茶余饭后,很多人喜欢去逛逛。

“嘿,你怎么就这点出息!”

说到这忽然想起身边这人可是高高在上的七皇女,连忙偷瞄了一眼遥遥的表情,好在还是之前的淡淡模样,应该没生气。

她确是极好相处的皇女,似乎没什么脾气,也不怎么在乎身份差距。

“到了!”

穆郡郗笑着说道。遥遥也跟着停下脚步,抬头一看却彻底愣在了那里,嘴角微微有些抽搐,她虽然到想月城没多久,但也知晓几处比较有名的地方啊!

比如,才女们最爱的诗友楼溶月楼,又比如首饰玉石最好样式最多的沈家的落玉轩,再比如,就是眼前这座金碧辉煌的阁楼了。

第三本:《

你是我的压寨相公》

作者:周大雨

简介:

皇城郊外往二十里,有一座白青山,山上有一个山寨,阴差阳错,貌美如花的女汉子寨主就嫁给了京城贵公子,从此开始了鸡飞狗跳的生活。……

入坑指南:

这要从十年前说起,那时候方旭和白夕莫都还是娃娃,方旭的父亲是皇朝有名的太医,方太医的医术是出神入化的厉害,却不知怎么,在方旭十岁的那年忽然遭奸人所害。白夕莫的爹爹,也就是老寨主,和方太医有着白夕莫也不知道的交情,一个太医一个山贼,虽说应该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边的,可老寨主和方太医却有着至深的交情。

方太医有难,老寨主当然不会不帮忙,当时八岁的小白夕莫已经会跟着爹爹一起办事了,当时老寨主虽不愿白夕莫跟着过去,但白夕莫还是偷偷跟着了。方太医府当时一片狼藉,四处都是打斗,白夕莫对这些却是一点都不害怕,她避开打斗偷偷溜了进去。方旭本就是一个书香世家长大的孩子,虽然经常跟着方太医治病救人见惯了血伤,但是这样血腥危险的场面,方旭也是吓的不清。

白夕莫第一次见到方旭的时候,方旭像个受伤了的小兽躲在不容易被人发现的桌子下,白夕莫当时见了就心生了好多怜惜,她来到方旭的身边,拍了一下方旭的肩膀。“诶!”

“啊……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方旭没有想到会有人发现自己,吓了一大跳。

“你别怕,你别怕,我是来救你的,不会伤害你的。”白夕莫安慰着方旭。

听到这样说,方旭这才放下了戒备,“你……”

“我是来救你的,跟我走吧!”

“我爹爹呢?”方旭问。

“我不知道啊!你先跟我走。”白夕莫也管不了那么多,拉着方旭就往外冲。

就在他们跑到前院的时候,一阵熟悉的喊叫声,方旭听的是一惊,待方旭看过去,方太医和方夫人已经被贼人用刀杀害,倒在了地上。

“爹!娘!”方旭大喊着,准备冲过去。

白夕莫赶紧拉住方旭,“你不要过去,危险!”

“娘!爹!你们起来啊!”方旭嘶吼着,眼泪也如泉涌。

见方旭非要冒险冲过去,白夕莫万般无奈,打晕了方旭,带他回寨子了。

方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只看见白夕莫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想起晕倒前的一幕,方旭掀起被子就下床。

“你去哪?”白夕莫拉住方旭问。

“我去找我爹娘!”方旭很坚定的说到。

“你……你……你爹爹和娘亲,已经……已经……”白夕莫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样告诉方旭这个噩耗。

“不!不会的!他们不会死的。”方旭一直摇头,直愣愣的要往外冲。

“你不要冲动,他们真的已经被人杀害了,就算你现在回去也没有用啊!”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找他们。”

“就算你找他们也于事无补啊!他们已经不在了。”白夕莫一直拉着方旭,生怕他做出傻事。

这时,老寨主过来,看见眼前的一幕也是明白了,对着方旭劝慰道:“孩子,你爹娘真的已经不在了,怪叔叔不好,没有救了他们。”

“不会的,不会的,他们没有死。”方旭根本就相信,也不敢相信。

“你爹爹和我是世交,等我得到消息有人要陷害你们的时候,我已经去晚了,你爹娘的尸首我也已经领回来了,你若是相见就去见见吧!但是,你不要伤心过度,逝者已矣。”老寨主说着,领方旭来到了存放方太医夫妇尸首的房间。

方旭见到方太医夫妇尸体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他很伤心,很痛苦,却又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他忍的很痛苦,手指甲都要掐到肉里。

“你……你不要这样,你若是想哭,你就哭出来啊!”白夕莫实在是不忍心看方旭这样,她上前拉住方旭的手安慰着。

方旭狠狠的跪在了地上,听了白夕莫的话,方旭的泪终于是忍不住了,他放声大哭了起来。

“你不要太伤心了,你这样哭,你爹爹娘亲看见也会难受的,难道你想让他们为你担心,走也走的不安心吗?”白夕莫拍着方旭的后背轻声安慰着,“你放心,就算你爹爹娘亲不在了,还会有人照顾你的,我会照顾你,今后只要有我白夕莫一口吃的,就有你的,有我在没有人会再欺负你。”

方旭虽是伤心,但看见比自己小一个头的白夕莫这样安慰自己,倒也心生了一丝暖意。

“孩子,你莫要太伤心,你爹爹早就料到由此一劫,他临终前嘱咐我,将你救下来好好的照顾你,这本医术是你们方家世代传下来的,你要好好学习,不要辜负了你爹的期望,做一个好大夫。”老寨主拿出一本医术交给方旭。

方旭已经止住了痛苦,拿着手中的医术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你爹让我嘱咐你,断不能妄想你去帮他报仇,只要你好好的活下去,一生治病救人,完成你爹的梦想,他在九泉之下也就安心了。”

方旭是想要去报仇开着,老寨主这样说,他又不知该怎么办了。

“我会帮你厚葬了你的爹娘,你若是答应,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干爹,我会待你如亲儿子一般,你就住在白青寨,好好学你爹留下来的东西,不要断了你们方家的香火也不要断了你们方家祖传的好医术。”

听老寨主这样说,方旭也想通了,他对着老寨主跪了下来,磕了几个头,唤了声“干爹”。

方旭从此就和白夕莫一起长大,方旭是文,白夕莫是武,白夕莫果然如自己所说的,保护着方旭,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想到方旭。方旭也同白夕莫一起习武,先前总是白夕莫教方旭,保护方旭,可渐渐的,方旭比白夕莫厉害了,开始是方旭保护着白夕莫。方旭是个天才,虽也习武可是习武和习医他两不误,到了方旭十八岁的时候,他已经是有名的神医的,一把燕青剑使的也是无人不说好。

白夕莫以前总仗着自己武功高,让方旭叫自己姐姐,后来,保护方旭变成方旭保护自己,白夕莫就很顺理成章的叫方旭旭哥哥了。

“受伤没有?”方旭淡笑着问白夕莫。

“怎么可能?我的武功这样高强怎么会受伤?”白夕莫很是自豪的扬了扬头。

“我都告诉过你多少回了?出去劫财这些事情毕竟也是危险的,你交给二虎他们去就成了,就非要亲自去吗?”方旭有些责备的说到。

“哎呀,我可是青山寨的寨主,有理由出去办事我这个做老大的不去吗?”

“你每次都是这样说,早知道当初干爹问我们谁要接管的时候,我就不应该让给你。”

“旭哥哥,你不要这样嘛!你看看你,一副书生的样子,怎么像是一个山贼头目,白青寨交给你,大家一定不会服你的。再说了,你这样去打劫会笑死人家的,你就安安心心当你的方神医,治病救人,抢劫的这种事我来就好,总不能让人家说治病救人的大夫还是个抢劫的山贼吧!”白夕莫很是调皮的对方旭眨了下眼睛。

“你每次都是这样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当山贼的头目就对了?”方旭笑问。

“我可是老山贼的女儿,我不做山贼难道去做公主?我这叫女承父业,你看我一个女子不照样把山寨管理的好好的,不要小瞧我。”

“谁敢小瞧你啊!你若是喜欢,谁又能说什么呢?”方旭无奈的摇摇头,“下次出去一定要小心,不要鲁莽。”

“我知道的,旭哥哥,你就不要像个老头子一样唠叨了。”白夕莫拽着方旭的袖子撒娇的说到。

方旭见白夕莫的样子,却是说不出什么了,只是宠溺的笑着。

“老大,三胖子捕了一只野猪,请您晚上一起去吃。”二虎在屋子外大叫着。

“是吗?”白夕莫一听是上好的野味,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有好酒吗?”

“有,顾大爷昨个酿好,刚开坛的竹叶青,您最喜欢的。”

“好嘞,你们架上野猪,等味儿出来了,我就到。”白夕莫开心极了,“哎呀,刚赚了一笔就有好吃的,旭哥哥,待会我们一起去。”

方旭点点头,从怀中拿出一颗药丸,“这是消食丸,你先吃一颗,不要又像上次一样,撑的肚子疼。”

白夕莫拿过药丸就吃下,“就知道旭哥哥对我好,吃了这个,我是不是就可以吃多少都不会撑了?”

“那倒不是,你还是不要拼命的塞,吃不下就停一停啊!”方旭很温柔的交代着。

天黑下来的时候,肉香也飘到了白夕莫的鼻子里,白夕莫赶紧拉着方旭来到寨子中心的广场上,这里已经有好多的人,大家在篝火的边上围成一个圈,或坐或站,篝火上架着兹兹冒油的大野猪。

“哎呀,好香啊!二虎,快给我切块肉过来,我要最好的。”白夕莫刚到就大吼着。

“好嘞!”二虎得令,就拿着手中的大刀去割肉了。

见白夕莫过来,他们自动给白夕莫和方旭让了一个位置,“寨主,方大夫,你们坐这。”

好了,今天的推荐就到此为止了,小伙伴们感觉如何?大家是否有对小编说的话吗?如果有,请在下方的留言区评论,下期小编会推荐更好看的小说,再见。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