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美文欣赏广播稿300字(美文欣赏广播稿300字左右初中生)

乡情散文:我家的 “红灯”牌收音机

文:张天科

  上世纪七十年代,农村一天到晚都是高音喇叭的声音,要说谁家有台收音机那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有了收音机,不仅能播新闻,品戏曲,还能听评书、广播剧。

  那是在七八年的时候,我正好十五、六岁,父亲在公社上班,忽然有一天他给家里买了一件“宝贝东西”,那在当时农村家庭是相当高档奢侈的一台“红灯”牌收音机,上海产、电子管,黑色的,机身约有20厘米高、50厘米长,是个长方体。正面五分之三是带金丝的布蒙着,五分之二安装大小旋钮,拧开中间那个就开始出声,拧左边的调台,拧右边的调音量。

  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那幕布上有一个小窗口,那个窗口里的彩色灯光会不断变化。每天听广播,我总觉得那幕布里好像有一个小人在里边说话,特别神奇。早早就躺在床上,看着父亲拨动收音机的旋钮,发出“滋滋滋”的声音,看着那只“猫眼”发出翠绿色的光芒,期待着美妙的电波声从那个大木盒子里飘出来,心里感到无比的幸福……

  自从家里有了这台像个小木头匣子似的“红灯”牌收音机,家里一下子热闹起来。无论白天还是黑夜,一有时间就会打开收音机收听节目。相邻的大人小孩子几乎都来到我家里,好奇地睁大眼睛想见识见识那台收音机,竖起耳朵来想听听这个宝贝东西里到底怎么说话、唱戏。每天中午,我的父亲就把那台收音机从屋里搬出来放到了院子一角,并把收音机的音量扭到最大,一家人一边吃饭,一边听广播,听里面说书、唱戏。

  我父母是“戏匣子”爱听戏,早晚躺在炕上,把收音机拧到陕西频道或宝鸡人民广播电台,一曲一曲地播放收听秦腔大戏。而我们这些孩子们则爱听歌曲、说书和广播剧,每天放学回家,吃饭睡觉前,就守在收音机前,看着父亲拨动收音机的旋钮,发出“滋滋滋”的声音,看着那只“猫眼”发出翠绿色的光芒,期待着美妙的电波声从那个大木盒子里飘出来,过足听“瘾”,心里感到无比的幸福……

  那些年吸引我们收听收音机最大的兴趣无疑地听说书、讲评书,尤其喜欢单田芳和刘兰芳两位大师级的讲的《隋唐演义》《说唐后传》《三侠五仪》《岳飞传》《新儿女英雄传》《薛家将》《杨家将》《少年将军许世友》等经典名著,那评书说的确实是“绘声绘色”,“形象逼真”,真叫“过瘾”。

  每天中午半个小时的小说评书连播,我们都会准时守在收音机旁,竖起耳朵,静听小说连播节目,生怕错过。这个时候,无论大人小孩,只要收音机一响,立刻鸦雀无声。听着听着入了神,并被里面的故事情节所打动,有时边吃饭边听收音机,不知不觉便听到“欲知事后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的结束语,总觉得还没过足瘾就完了。我们总是意犹未尽恋恋不去,想听下段那百爪挠心的滋味,依依不舍地离开,别提有多难受了……

  这台“红灯”牌收音机不仅是我们家里的宝贝,我的父亲更是将这台“红灯”牌收音机视若珍宝,生怕我们给弄坏。每天上班或外出前,先把收音机放在高处我们奔不到的地方,只有他回到家里我们才能收听节目。因为收音机在当时算是精密高档电器,时常要换电池,弄坏了还真不好修。不管怎么说,作为六十年代初出生的我,在农村文化生活 比较贫乏的年代,能有收音机相伴成长,已经是很幸运的事了。过去许多山区长大的孩子,从小到大没出过远门,没见过世面,能见过电灯、电话都已经不错了,就更别奢望听收音机、看电视了。直到后来我才渐渐明白,这种远离不了收音机的追求就是当时我们这些人物质生活以外精神世界的追求啊!

  如今的社会信息网络十分发达,无论城市农村家庭客厅卧室的墙上都挂着液晶电视机,什么收音机、电话机早已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我家的那台红灯收音机直到现在都没扔,还放在老娘的老式木柜上面作为装饰。有次回农村老家,看到母亲房里摆放的那台久违了红灯牌收音机,尽怕看上去已很陈旧落伍了,但还是想起来我们小时候喜欢听收音机的情景。出去买上两节电池往里一装,收音机可能搁置的时间长了没用,信号不是很好,夹杂些吱吱啦啦的声音。我找了个螺丝刀鼓捣来,鼓捣去,偶尔鼓捣成了,也会哇啦哇啦地响起来,不自自主用手猛一拍机子上面盖儿,居然好了,里面传出了广告信息和音乐声,上下拧了拧开关,又听到熟悉的歌曲,免不了跟着哼上几句,其乐融融,似乎又找回了当年的感觉。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若侵权联系删除。欢迎文友原创作品投稿,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本号收录乡土、乡情、乡愁类稿件。随稿请附作者名,带图片最好,请标注是否原创。乡土文学已开通,欢迎您搜索微信:xiangchouwenxue,关注我们。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