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正祖大王李祘(粤语版)(国语版的正宗大王李祘)

作者:正二位都承旨

在中国近代历史上,清朝光绪皇帝爱新觉罗·载湉无疑是最令人倍感惋惜的一位皇帝。这位成长于皇室的聪慧皇子,本该以【辅国公】的身份走完一生,却被人阴差阳错地推上大清皇位,从此踏入万劫不复之境遇。百日维新失败后,载湉作为名义上的变法领袖,遭到慈禧皇太后叶赫那拉氏的敌视和软禁,最后在光绪三十四年十一月十四日带着无限地悔恨驾崩于瀛台涵元殿,年仅38岁。

光绪皇帝载湉的悲剧故事,折射出封建时代的种种险恶,同时也说明皇帝职业的高风险性。事实上,历史中的帝王并非今人所想象的那般吞吐天地、雍容华贵,真正能够掌控权威及财富的帝王,仅限于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明太祖等一世雄君,而其他的帝王,更多的则是受困于各种力量的处处掣肘,在无尽的制衡中落下帷幕。倘若帝王软弱,他们将难逃沦为权臣傀儡的凄惨命运。毫无疑问,深受中华文化影响的朝鲜王朝也诞生过此类人物,这个人便是哲宗李昪。

清朝光绪皇帝——爱新觉罗·载湉

清朝慈禧皇太后——叶赫那拉氏

在朝鲜王朝共计27位国君里,哲宗李昪是极其特殊的存在,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屡遭磨难的国君,也是最悲惨、最让人唏嘘的一位。相比于端宗李弘暐被叔父夺位、燕山君李?幼年丧母、光海君李珲遭人反正、正祖李祘幼年丧父等,哲宗李昪更像是提线木偶,仿佛“傀儡”二字就是为他量身定制一样,直至死都寻不到自由。本期承旨将引用权威史料,通过一系列辩证比对,为各位详细讲述朝鲜王朝历史上的哲宗大王李昪,深入解读这位樵夫天子的坎坷一生。

根据《朝鲜王朝实录·哲宗英孝大王实录》记载,哲宗李昪,原名李元范,字道升,本贯全州,道光十一年六月十七日丁酉生于汉阳庆幸坊的私第。父亲是全溪大院君李?,母亲是龙城府大夫人廉氏,他是家里的小儿子。按照常理,子女降生本应该是一件值得祝贺的事情,可是在李?夫妇看来,李元范的呱呱坠地反倒有点讽刺意味儿,毕竟出生在“逆贼之家”绝非光彩的事情,这似乎预示着李元范日后的困苦与艰难。

全溪大院君李?的三子、德完君、哲宗大王——李昪

英祖李昑的嫡次子、正祖李祘的生父、哲宗李昪的曾祖父、思悼世子——李愃

上文提到,李元范的亲生父亲是隶属王室宗亲的全溪大院君李?,而李?的父亲则是朝鲜王朝历史上著名的思悼世子李愃的庶长子、恩彦君李?。当年李愃被英祖大王李昑关进通明殿的米柜里活活饿死后,世子一家就陷入了困境,就连王世孙李祘都差点被人暗算,更何况是庶出的恩彦君李?。也许是坎坷命运的遗传,恩彦君李?在父亲惨死后,逐渐被周围人遗忘,以致于精神恍惚、迷惘度日。乾隆三十六年二月一日,由于龙铜宫任掌黄景龙在英祖面前诬告恩彦君李?涉嫌贪赃受贿、奢靡无度,致使向来崇尚节俭之道的英祖勃然大怒,认为恩彦君李?蔑视自己,遂将其发配至绫州牧。三年后,沉冤得雪的恩彦君李?获得特赦,官复原职返回了汉阳。

《朝鲜王朝实录·英宗显孝大王实录》

上仍御建明门,亲鞫景龙等。上更问于景龙,景龙供:“今至死境,当直告矣。洪奉朝贺招臣,使之随行任掌,丁亥年二月,得差于李兴禄之手,而兴禄最亲于恩彦君矣。”

本以为【辩诬之案】就此结束,往后可以平平淡淡地生活下去,结果屋漏偏逢连夜雨,正祖大王李祘即位后,曾经的盟友兼宠臣洪国荣势力滔天,开始威胁到正祖的王位,于是后者抓住机会,凭借凶狠的*手腕将洪国荣踢出王廷,彻底铲除反对党。洪国荣的倒台,意味着正祖李祘的王权得以巩固,混乱的朝纲得到整顿,却间接牵连到了恩彦君李?。

英祖李昑的嫡次孙、思悼世子李愃的嫡次子、正祖大王——李祘

朝鲜王朝最高权力的象征——景福宫王座

古往今来,无情最是帝王家,关于恩彦君李?有没有真正参与谋逆?正祖李祘没有追问太多,也不想调查太多,而是坚持“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的原则,快刀斩乱麻,将自己的亲兄弟流放至江华岛,还派遣暗行御史严密监视。恩彦君李?这一去就是整整44年,期间长子兼完丰君李湛不幸暴死,他自己则遭受【辛酉邪狱】的余波,于嘉庆六年五月二十九日被新登基不久的纯祖大王李玜赐死,终年46岁,理由是“阴图凶谋,至妖至憯”,纯祖仅怀疑他密谋*就痛下杀手,实在令人无言以对。

恩彦君李?死后,他的家族并没有得到宽恕。相反,众人的处境愈发险恶,王廷里不断有人向纯祖上疏,请求彻查恩彦君一族,强化刑律处置。只是,纯祖李玜并不想把事情闹大,眼见首谋李?已死,继续揪住他们不放容易被人扣上“弑杀王族”的恶名,也就决定不再追究,驳回了大臣的奏疏。就这样,恩彦君李?仅存的2个儿子,丰溪君李瑭和全溪君李?一直生活在江华岛上,每天过着砍柴狩猎、起早贪黑的辛酸生活,直至道光十年,恩彦君一族才获得赦免,得以返回阔别已久的汉阳。次年六月十七日丁酉,廉氏诞下了全溪君李?的小儿子李元范。

通过结合《哲宗英孝大王实录》和《承政院日记》这2本史料,不难发现,早年的李元范并非愚钝之辈,他4岁就能通读《千字文》,所书写的文字也十分工整,甚至显露出自创书法的迹象。倘若顺利完成学业,李元范必定成为一位饱学之士。然而,坎坷的命运早已注定,上天并不希望他过得太舒服。道光十四年十一月十三日亥时,纯祖大王李玜在庆熙宫会祥殿薨逝,在位34年,享年45岁,葬于交河郡仁陵。孝明世子李旲唯一的嫡子李奐效法祖父李祘,以王世孙的身份在崇政门即位,是为宪宗大王,拉开了朝鲜王朝风雨飘摇的末世序幕。

纯祖李玜的嫡长子、孝明世子——李旲

孝明世子李旲的原配、宪宗李奐的母亲、神贞王后——赵氏

宪宗即位后,孝明世子李旲的原配、神贞王后赵氏逐渐控制了王廷内外诸事务,外戚集团丰壤赵氏的权威扶摇直上,李氏王族的统治愈发衰微。这一时期,被韩国史学界称之为【势道*】。或许是看见国君无能、外戚专权的缘故,让一些野心家们蠢蠢欲动,他们寄希望于拥立新王登基,借此实现自己的*抱负。本着这样一种心态,以闵晋镛、李远德、李钟协、崔英熙等人为代表的新党派把新君人选瞄准了全溪君李?的长子、怀平君李明,打算举兵诛杀宪宗君臣。谁知*行动走漏了风声,新党派很快就被全副武装的士兵当场抓获。在一番严刑拷打后,谋反者在汉阳城西小门外被凌迟处死,一场闹剧落下帷幕。

*被镇压下去了,可怜的是,全溪君一家再次变成背锅侠,怀平君李明被宪宗赐死,余者尽皆流放至乔桐岛。十多天后,仇恨无比的宪宗李奐又将他们连夜赶到江华岛,监禁规模更甚于前,大有赶尽杀绝的意思,此时的李元范才14岁。试想一下,当一个孩子在成长发育的黄金时期突然遭受到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打击,这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情啊!据传,众人在渡海的过程中遇到了风暴,小舟险些倾覆,唯独李元范镇定自若,以致于船夫感慨道:“此舟中其有天佑人乎!”对于李元范的冷静,与其称赞他受天命眷爱,倒不如说他早已习惯了命运折磨,自打出生以来就没过过几天好日子。

《朝鲜王朝实录·哲宗英孝大王实录》

十四岁,遭家难,全家徙乔桐,旋又移江华,涉大洋遇风甚危,王晏然无慑,慰抚家人。

年幼的李元范在江华岛上生活了4年,在此期间,没有人关心他的死活,包括母亲廉氏在内的至亲很早就离他而去,唯有呼啸的海风、摇曳的树木、散发淡香的野花陪伴他度过了无数个难眠之夜。虽然贵为王室宗亲,但李元范跟普通百姓没什么区别,自己动手砍柴生火、自己背着弓箭捕捉猎物,吃不饱、穿不暖是常有的事情,还要时刻提防驻防*的刁难。万一哪天失足摔落悬崖,相信也不会有人来救他,毕竟有谁会在意一个落魄的王子呢?摔死算你活该!江华岛的坎坷岁月,给李元范留下了极深的心理阴影,从而影响到他日后的一系列为政举措。

江华岛岁月,给李昪留下了极深的心理阴影

近代朝鲜两大外戚集团的集中体现,纯元王后金氏和神贞王后赵氏

正当李元范在海边吹风之际,道光二十九年六月六日午时,疾病缠身的宪宗李奐在昌德宫重熙堂内薨逝,在位15年,享年22岁,把朝鲜王朝推上了风口浪尖。宪宗李奐一生中拥有过3个女人,即孝显王后金氏、孝定王后洪氏和宫人金氏,除了宫人金氏为他生下一个女儿外,其余二人皆无生育,况且唯一的女儿还早卒。无嗣君继承大统,在封建时代是大忌中的大忌。但是,国不可一日无君,到底该由谁来继承王位?霎时间整个王廷议论纷纷,大臣们个个心怀鬼胎,尤以安东金氏和丰壤赵氏两大外戚集团格外显眼,彼此都想拥立属于己方的继承人,好继续垄断朝纲。

宪宗李奐的母亲、神贞王后赵氏出自丰壤世家,为了继续维持家族的势力,她联合本族*,主张由德兴大院君李岹的后嗣李夏铨入继大统。丰壤赵氏的提议很明确,既然宪宗无嗣,那自然要从先王的血脉里筛选王子,德兴大院君是宣祖大王李昖的生父、中宗大王李怿的庶六子,具有得天独厚的家世背景,理应以他的后嗣作为参考对象。

德兴大院君李岹世系图

英祖李昑世系图

可是,以纯元王后为首的安东金氏却表示反对,他们认为德兴大院君的儿子即便做过国君,但血缘关系过于久远,翻陈年旧账并不能服众,应该坚持“立嫡立长”的原则,从英祖世系里就近挑选嫡系人选。很快,纯元王后金氏相中了恩彦君李?的后嗣,以“英宗血脉,惟宪宗与王,其定为宗社付托”为由,派遣大臣前往江华岛迎接李元范入宫继承大统。

纯元王后之所以看上毫不起眼的李元范,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他没有任何*背景,自身又拥有极具说服力的血缘关系,属于绝佳的傀儡人选。如此一来,丰壤赵氏再怎么不满也无济于事,安东金氏的崛起将不可阻挡。当迎驾人马抵达江华岛时,李元范惊恐万分,以为王廷又想迫害他,遂紧闭房门以示拒绝。负责迎接的判府事郑元容苦笑不已,只好良言相劝,向对方说明来意,李元范这才跟着从兄李晟、仲兄李昱一道走出房门,跪接大王大妃懿旨,随后登上五彩龙辇,在众人的簇拥下被迎回景福宫,受封【德完君】爵号,于同年六月九日在仁政门即位,更名为李昪,是为哲宗大王,成为朝鲜王朝第二十五代国君。

《承政院日记·哲宗元年》

己酉六月初九日申時,大王大妃殿,命大臣都承旨,奉迎嗣王于江华府。初七日酉时,陪进至江华府私第。元容以司谒禀曰:“彩辇已至,请出门外祗迎。”嗣王同从兄晟、仲兄昱出门外。

以江华岛落魄樵夫的身份接掌王权,李昪实现了丑小鸭蜕变白天鹅的逆袭传奇,眼前的荣华富贵让他应接不暇。这位早熟的王子怎么也想不到,无数宗室子孙日思夜想的翼善冠,最后竟然砸在了自己头上,难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只是,还没等他高兴太久,坐在龙椅上的哲宗李昪很快发现,自己的手脚被人绑上了绳索,毫无自由可言,而饰演操控者角色的人,正是当初拍板拥立哲宗的纯元王后金氏及其外戚集团。更令人难过的是,两年后,时任同副承旨的金汶根将自己女儿送入王宫参加拣择,是为哲仁王后,企图从内外彻底控制哲宗李昪。此时的哲宗才真正醒悟,原来自己这只白天鹅是多么苍白无力。

公元1849年6月9日,李昪在仁政门即位,是为哲宗大王,成为朝鲜王朝第二十五代国君

公元1851年9月27日,哲宗李昪与哲仁王后金氏在大造殿内举行嘉礼,两只苦命的鸳鸯结为连理

金汶根之女、哲宗李昪的原配、哲仁王后——金氏

在后世百家杂谈里,不少人喜欢把哲宗李昪描绘成一个不顾百姓死活、整天沉溺于酒色的昏君。但在承旨看来,此类言论有失偏颇,携带强烈的主观意识。其实,哲宗李昪即位之初很想有一番作为,正如他假借“丙辰别试”严肃科场纪律、岭南大水后拨发内帑“白金二千两,丹木二千斤,胡椒二百斤”赈济百姓、修改刑律打击贪污腐败等等。这些举止足以证明哲宗并非昏君,说明他确实在努力奔跑,希望改变污垢横流的朝鲜社会,并非后人所评价的那般负面。

哲宗李昪的活跃,让隐藏背后的安东金氏集团倍感不妙,特别是纯元王后金氏,这位权力欲极强的女人不能容忍本末倒置。为了达到掌控王廷的目标,她高调宣扬王化之道,给哲宗套上了“人不读书,昧于古事,不能治国”的枷锁,要求他多参加经筵试讲,并且指派大臣轮番给他上课,等于强行规定了哲宗的日常作息,避免他熟悉政务。此外,对于下面呈上来的奏疏,无论大小政事,哲宗批阅后必须移交纯元王后审阅方可施行,否则就是无效政令,其行径之无耻难以言表,“傀儡”二字就差写到哲宗脸上了。

《朝鲜王朝实录·哲宗英孝大王实录》

时,大王大妃用国典,垂帘同听政。王居恭默,事大小皆禀决焉。

纯元王后和金氏集团的冷酷操控,让哲宗李昪无计可施。一方面,他手里无兵无权,缺乏强有力的*支持;另一方面,他本身就不是搞*的料,缺乏足够的胆识与魄力。正所谓“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眼睁睁看着美好理想被人无情破灭,自己却在一旁无能为力,哲宗李昪愈发心灰意冷,尤其是哲仁王后产下的元子早卒后,悲伤过度的哲宗看透了冰冷尘世,开始破罐子破摔,堕落、佛系、放浪形骸,流连于女人的石榴裙下,彻底放飞自我。

纯祖李玜的原配、孝明世子李旲的母亲、纯元王后——金氏

在纯元王后和安东金氏集团的操控下,哲宗李昪俨然变成一个任人摆布的傀儡,毫无自由可言

哲宗李昪的意志消沉,进一步助长了安东金氏的狂妄与野心。由于强权在手,安东金氏大肆在王廷内外培植党羽,附属*贪赃受贿、同流合污、只手遮天,把国家搞得乌烟瘴气。恰逢此时,自公元1644年入关开国的大清王朝早已日暮西山,外有欧美帝国主义列强的频繁入侵,内有太平天国运动和捻军大*,整个华夏大地烽烟缭绕、民不聊生。

宗主国动乱的消息,不可避免地传入朝鲜半岛,一度引起民众们的恐慌。据《承政院日记·哲宗十二年》记载,哲宗李昪与都提调朴晦寿之间曾有过一段对话,在交谈中,哲宗提及“闻近日民心骚动,多有落乡者云,未知其的实,而朝臣中如有之,则此背国之臣不欲立朝之类也”,对国内出现的慌乱状况十分担忧,而朴晦寿则以“近自北京事以后,一倍骚扰,胥动浮言”来回应哲宗的忧虑。由此可见,英法联军攻占北京且火烧圆明园,确实给朝鲜人带去了不安。

面对国内外风起云涌的复杂局势,哲宗李昪没能妥善处置,也无力有效应对,掌控实权的安东金氏又目无法纪,导致民众的恐慌情绪迅速蔓延。要知道,人一旦紧张就容易病急乱投医。庆州行商崔济愚对王廷的毫无作为异常愤恨,同时有感西方宗教正在瓦解朝鲜民族的文化根基,于是自创呪文、开坛传教,名曰【东学教】,竖起“信我教者,灾害可免,长生可得”的旗帜,号召朝鲜百姓奋起反抗。霎时间,信教人数呈几何式增长,东学教队伍不断壮大。

《朝鲜王朝实录·高宗贞孝太皇帝实录》

古阜民扰即所谓东学党骚乱之始也。初,庆州见谷面龙潭里人崔济愚,幼名福述,号水雪斋,生于纯祖甲申,以贩木棉为业,往来庆州、蔚山之间。一日称致诚祭天,受上帝神托。乃称其教曰东学,盖对西教而言也。

东学教的兴起,让哲宗君臣心惊肉跳,因为清朝国内爆发的太平天国运动尚未平息,如今自己一亩三分地也出现了“乱臣贼子”,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事情。为了将东学教扼杀在摇篮里,哲宗当即宣布东学教为邪教,严令禁止任何传教、信教行为,并且传令各州府郡县全力搜捕崔济愚。很快,崔济愚被官兵捉拿归案,但王廷对待东学教的蛮横举止,却激化了朝鲜民众的强烈不满,官民对立日益尖锐。特别是大规模瘟疫爆发后,直接加剧了朝鲜民间的愤懑之前,禁书《郑鉴录》的流传成为这一时期社会动荡的真实写照。

深知国家积贫积弱,自己却无能为力的哲宗李昪

虽然早年辍学,但哲宗李昪通过后天的努力,提高了自己的学识,《中斋稿》便是他遗留下来的典型著作

*腐败、天灾人祸、外敌骚扰,朝鲜王朝犹如一艘破旧的航船,正一步步驶入灭亡的深渊。同治元年年初,再也无法忍受混乱朝政的朝鲜百姓揭竿而起,全罗道、庆尚道和忠清道爆发农民大*,史称【壬戌民乱】,朝鲜南部一片狼烟。愤怒的*军攻入道守官邸,杀贪官、开粮仓、赈饥民,如滚雪球般迅速壮大,形势异常危急。对于三南邑民的*,哲宗李昪的心里很清楚是怎么回事,否则他也不会说出“民习固可恶,而为方伯者,不能体予爱恤之心而然也”这番话,而其中的“方伯者”即指安东金氏集团。

冷笑归冷笑,可民乱总得有人去处理。在安东金氏的筹划下,哲宗分遣精兵良将南下平叛,历经许久才使南部州郡重归秩序。三南百姓的怒火,让哲宗李昪首次体会到人民群众的巨大力量,给他留下了难忘的记忆。为了让此类事件不再发生,同年五月二十六日,哲宗颁布教旨,拨发内帑钱五万两,以郑元容、金兴根、金左根、赵斗淳为摠裁官,正式设立【釐整厅】,期待扭转朝鲜当局三政紊乱的现象。三政改革,可以称得上是沉沦许久的哲宗李昪最后一次奋起尝试。此后,哲宗再无一腔热血。

《朝鲜王朝实录·哲宗英孝大王实录》

以籴政*田政之紊乱,皆所以病民,设釐整厅,临轩亲策问三政救弊,命罢正供外加定名色,特下内帑钱五万两,为釐整,节省费节目成,议不咸就旧贯,略加增删行之。

同治二年十二月八日卯时,屡遭磨难的哲宗大王李昪在昌德宫大造殿内薨逝,在位14年,享年33岁,群臣上谥号【文显武成献仁英孝】,于次年四月七日葬于睿陵,结束了充满辛酸和曲折的人生。临终前,他派人将传国玉玺送至神贞王后的寝殿,并且命令宫廷禁军增加人手,想在自己咽气时多一份安全感,实在让人不忍直视。

哲宗李昪的一生充满了悲剧色彩,同时也是整个朝鲜王朝风雨飘摇的末世缩影。他身为一介王子,虽然尝试过改变现状,可终究没有能力走出困境,只能在委曲求全中苟延残喘。或许很多人会认为他没骨气,骂他懦弱、无能、垃圾,根本不配做一个男人。但是,当你我在评论他人时,是否换位思考过呢?历史没有如果,喜怒哀乐皆在不言中。透过讲述哲宗李昪的人生故事,希望可以带给你们一点启发,这是承旨最后想说的话。

参考文献:

1.《朝鲜王朝实录·英宗显孝大王实录》

2.《朝鲜王朝实录·哲宗英孝大王实录》

3.《承政院日记·哲宗元年+哲宗十二年》

4.《朝鲜王朝实录·高宗贞孝太皇帝实录》

PS:未经授权,谢绝转载,请尊重版权。

?经典韩国电影推荐

尚衣院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