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贾源的父亲(贾源的父亲叫什么)

贾家人口众多,但是正如作品中所说,“其族人那时皆能像宁、荣二府的富势?”像“东胡同子里”住的贾璜夫妻,只“守着些小的产业”,要靠“时常到宁荣二府里去请请安,又会奉承凤姐并尤氏”,才能过上比较富足的生活。

贾代儒呢,也是这样。他并不是穷得吃不上饭。事实上秦钟入学,贽见礼就是二十四两。贽见礼是见面礼。除了见面礼,平时“三节两寿”,难道秦家会一毛不拔吗?当然是秦业重视儿子的教育,“东拼西凑”充大方。但是学生多了,有几个像秦钟这样的,贾代儒就收入不菲了。

所谓“收入不菲”,也是相对而言。一个孩子入学的见面礼,相当于刘姥姥一家一年的生活费,贾代儒比刘姥姥肯定富裕得多。要跟宁荣二府比呢?他孙子贾瑞需要吃贵重的“独参汤”,他就“如何有这力量,只得往荣府来寻”。显然,他比宁荣二府,是穷得多了。

从名字来看,贾代儒与贾敬的父亲贾代化、贾母的丈夫贾代善是同辈兄弟。他是当初宁荣二公的儿子吗?为什么他的侄子、侄孙如此富贵,他却落到如此窘迫的地步?这就涉及到古代的继承制度了。

先说贾代儒是不是宁国公贾演、或荣国公贾源的儿子?不一定。同代兄弟,起名有排行。但是贾珍贾琏已经是第四代的“从兄弟”了,都快要出了“五服”了,也还是同用玉字旁。所以贾代儒一定是贾家的亲戚,却未必是贾代化、代善的亲兄弟,也可能是堂兄弟,也就是宁荣二公的侄子了。

即使是亲兄弟,也可能拉开贫富差距。当初宁荣二公的众多儿子,一定像贾赦说的那样:“咱们的子弟都原该读些书,不过比别人略明白些,可以做得官时,就跑不了一个官的”,所以贾珍袭了爵,贾琏、贾蓉捐了官:不一定是制度化的官位继承,但是比起平民百姓,他们的仕途一定便捷顺利得多。

可是,路是有的,还得你自己去走。贾敬就坚决不肯做官,而要炼丹修行,和“道士们胡羼”。难道自己不想当官,朝廷还能逼着他不放吗?

贾代儒的情况,与贾敬不同。据秦业所知,他是“当今之老儒”,学问一定非常好。学问好了,就难免心高,像当初的贾政一样,“原欲以科甲出身的”。可惜因为“贾门之数”,“虽有深精举业的,也不曾发迹过一个”,贾代儒就成了屡试不售的“老儒”了。

贾璜“守着些小的产业”,想必是父祖的遗产。贾代儒的父亲应该也给他留下了“些小的产业”。这些私人产业,足够他吃饱穿暖、娶妻生子,但要想过奢侈的生活,是根本不可能的。

贾代儒是读书人,当然不肯像璜大奶奶一样“时常到宁荣二府里去请请安”、“奉承凤姐并尤氏”,更不可能“给我们二奶奶跪着借当头”。他活得年纪大,儿子媳妇又早逝,自己抚养孙子,却没有生财之道。几十年下来,他的家境就比宁荣两府差那么多了。

回头再说宁荣二府,当初分配财产时,他们比兄弟们多了多少?为什么这许多年下来,还这样显赫?

其实分配到个人名下的财产,兄弟之间差距并不会太大。探春就说贾环将来的屋里人,会跟袭人享受同样的待遇,可见嫡庶长幼,至少要保持表面上的均衡。

但是,除了个人财产,还有“族中”的公产呢。族中公产,当然不能由宁荣二府完全占有,但是族长享有分配权。贾珍曾给贾蔷“分与房舍”,在过年前把各种年货“派出等例来,一分一分的堆在月台下,命人将族中的子侄唤来与他们”,难道是自己掏腰包、搞慈善?还不是用“族中公产”分发?也就是说,族长的身份,有权力决定族产的分配与发放。

除了决定族中产业之外,宁荣二府还有现任的官职。“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想想乌进孝给贾珍送田庄租子,一年只有现银“二千五百两”,而王熙凤受净虚之托,办理张金哥之事,一次就收了“三千两”的贿赂——王熙凤能办得这样顺利,是因为节度使“久欠贾府之情,这一点小事岂有不允之理”,利用贾府在官场的势力。

王熙凤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妇,可以利用家族的官场势力,你怕赦政珍琏不会利用吗?这样一来,宁荣二府的即使不做太缺德损阴的事,“常例钱”也可以收到不少。几十年积累下来,当然要比贾代儒富裕得多了。

可以这样说:官场的灰色收入,远比房租、地租收入多得多。所以在官场越显赫,家庭就越富裕。而远离了官场的贾代儒,就只能“守多大的碗儿吃多大的饭”,温饱有余而富贵不足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