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r

跳舞的春雨是哪里人(跳舞女孩春雨是哪里人)

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威信的雨,那就是任性。是的,威信的雨太任性了。只要它想下,谁也阻拦不了,不分白天黑夜,不分春夏秋冬。只要它喜欢了,它就缠缠绵绵、淅淅沥沥地来了。它决定要来了,下一天两天的事儿它不干。一连下个三天五天它也不过瘾,下个十天八天它才觉得舒坦。但是你不能嫌长,你也千万别生气,你要嫌长了,你生气了,它的劲儿就更足了,它可以连续下个三个月不给你喘气的机会,甚至能下出个吉尼斯世界纪录给你看。总之,就是下得你没脾气了,下得你偶尔看见了太阳天,你会觉得比捡到金子还金贵,把难得的晴天当节日一样过。

威信的雨不但任性,个性还非常突出。在万物复苏的春天,它也跟着复苏了。哦,不,确切的说,它不是复苏,是从冬天走出来更带劲了。它带着冬天的寒冷肆意地飘洒在威信的土地上,仿佛是硬抓住冬天的尾巴不放手,寒气与冷气不断,逼得人不敢随意脱去冬衣,逼得人离不开火炉,甚至逼得人就想蜷缩在家里继续冬眠。它有时候细如烟雾,你看不见它的形状。地面是干的,你以为没下雨,但其实空气里湿润润的,在外面走的时间长了,你会觉得衣服上头发上有冷冰冰的感觉,伸手一抹,手掌上立马也就湿润润的了。有时候它细细密密的从天上斜斜地洒下来,远处的山,近处的景物都不太明晰,满世界都是烟雨江南的样子。这时候喜欢浪漫的人可以不要雨伞,就在雨中感觉那种细雨迷蒙,但是时间不能太长,因为时间长了,细雨会无声地浸润你的全身。那时候,不单是你的衣服,就是你的心里也湿漉漉的了。还有的时候,它是淅淅沥沥的,带着轻微的沙沙的声音从窗前滴落,不一会儿功夫,屋檐下的水滴便开始嘀嗒作响了。这时候人也大部分时间只能困在室内了。困在家里如果能读读书,也恰巧读到与雨有关的诗句,心境会随雨而散漫。比如读到宋朝词人贺铸《青玉案 》中的诗句“若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时,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直到把所有春雨的格式表演完了,它也下得不耐烦了,才忽然退出幕后,一下子推给我们一个晴朗的天空。这时候看看外面,看看远方,才发现远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上了新衣,田野一片新绿,各种花竞相开放。真是奇了怪了,仿佛一夜之间,春天就从天而降,看看到处春光融融,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让你会产生怀疑:昨天冷冷的风和冷冷的雨是不是在梦里?

威信夏天的雨天相对来说要少一些,但是雨量并不少,仿佛是为了让四季的降雨量持平。威信的夏天多雷雨,雷雨一般来得干脆利落。刚还是晴天,转眼间就阴云密布,电闪雷鸣,紧接着豆大的雨点就来了,噼里啪啦地一阵狂下,只一会儿功夫,地上的雨水就能汇成小溪流。有时候几个响雷打过,一阵风一吹过,雨也就停了,马上又是一片蓝天。苏轼《望湖楼醉书》中的诗句“卷地风来忽吹散”同样也适合形容威信夏天的雨。都说六月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但是威信的夏天的天某些时候可不是娃娃的脸了,它可以像一个特别小气又计较的老人的脸。一连几天阴沉着,一言不发,不打雷、不闪电、也不刮风,就那么阴着,阴够了,那脸上的阴云实在是挂不住了,雨就开始来了。而且来头还不小,一股脑儿的从天空倾泻下来,仿佛是要把长久的积怨全部倾尽一空,一连几天不得消停。更要命的是雨中还夹杂着风,硬是把夏天的温度降成深秋,逼迫得你不得不翻箱倒柜的找秋裤。等它下够了,发泄够了,一下子又退到幕后,天地又是焕然一新,温度很快升高,你又得把秋裤收起来了。所以在威信生活夏天也有可能看见“四季衣服同穿戴”的景象。

威信的秋天不下雨的话就是艳阳高照。可一旦某一天雨想来了,一定下得人愁肠百结。天就跟漏了似的,不论白天还是黑夜,就那么淅淅沥沥。风也紧紧地跟随。风雨交加,梧桐兼细雨,点点滴滴到黄昏,又点点滴滴到天明。纳兰性德《长相思》里的诗句“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换几个字“风一更,雨一更,扰乱人心梦不成。”应是对威信秋天雨夜的描述。不过尽管刮风下雨,威信秋天的山野依旧绿意盎然,看不见黄叶零落的场面,金桂含香年年如期而来。云开日出之日,天高云淡,满城桂香弥漫,硕果盈盈。

等到了冬天,雨又开始变换另一种姿势,没有夏天的猛烈,也没有秋天的利落,更不像春天的那样随时变换,而是阴沉着,绵延着来。大部分时间天阴着阴着就开始细雨绵绵,细雨绵着绵着又转成阴天。空气中冷气逼人,不过不管怎么觉得冷,在一年中,它仅有一两天能冷成雪花。

威信的雨就是这样,从春缠绵到秋,又从冬又缠绵到夏。

不过威信人却不怕雨。

威信人喜欢锻炼。晴天自不别说,雨天他们也不会放过锻炼的机会。只要天空不是瓢泼的大雨,不是电闪雷鸣。你会在威信任何一个地方看见锻炼身体的人。人口最密集的是扎西体育馆对面的广场和烈士陵园外面的红色广场了。尽管空气中飘着细雨,但是广场上人来人往、人头攒动,跳舞的、练剑的、打拳的、打羽毛球的,一个个乐此不疲。雨要是稍微大一点,也没关系。他们随行的手提袋里都装着伞呢。雨要是变大了,他们就收起自己的运动家事,把伞撑开就在广场上散步了。

是的,要是地面是湿漉漉的话,走路的人就多了。穿一双平底鞋,撑一把雨伞,在雨中漫游。从扎西体育馆到红色广场,再到扎西会议纪念馆,你能看见一朵一朵的伞花在雨中优美地绽放。要是觉得这些地方人多拥挤的话,还可以走更远一些。扎西烈士陵园背后的山上有一条健康大道是有很多人下雨也要去走的,新建成的扎西大道也是许多人撑着伞也要去走的。如果还嫌人多,那就是去爬万仙观和元神店了。

我就喜欢雨天去爬万仙观。雨天去爬万仙观的人不多,撑一把伞,冒着细雨,从山脚慢慢地盘旋而上,一路上能遇到那么几位下山的山友,偶尔用目光或者点头的姿势打声招呼,一切都很宁静。而最让人惬意的是原本渺小的自己,在登上山顶回望山下景致的那一刻,竟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情怀。那时候手中撑着雨伞,遥望被甩在身后的静谧的小城,一任细雨潇潇地倾洒在雨伞面上发出沙沙的声音,享受着一份宁静与悠然,那种心境仿佛超然脱俗。

因为雨,威信人与伞结缘。不管走在哪里,不管走多远,手中的手提袋,肩上的单肩包里,或者是背后的双肩包里,总有一把精致的伞。晴带雨伞,饱带干粮。威信人心中的未雨绸缪情结可见一斑。因为雨实在太多了,好多时候算不准她什么时候会来。有时候明明满天繁星,但等你与朋友喝完一杯咖啡,或者聊完一段故事走出门时,迎接你的可能就是沙沙的雨点。所以伞便成了威信人随身携带的物品。

威信的雨在威信人眼中都有些烦人。威信近些年在大力发展旅游资源,环境好了,出门也方便了。可是明明说好的周末去看看杜鹃花,或者约好朋友去踏青,天气却不一定给力。想通过天气预报了解威信的天气,还不一定准。因为威信这里地理环境实在太特殊了。从地图上看,它处于四川盆地和云贵高原的交界处,既不是高原气候,也不是平原气候,而是高原和平原两股风随时碰撞衍生的气候,学过地理的人都知道,不同方向,不同温差的两股风一较量,就只有下雨、下雪、下冰雹了。当然,威信通常只是下雨。

从盐津至彝良的牛街经洛旺回威信,你以为一路气候都很好,别高兴太早了,你只要经过庙沟或者走到马河地界,空气中的水分就越来越重了,慢慢地你就发现车外在飘雨了。从旧城方向来威信的话也是越走下雨的可能性越大。曾有朋友说,你就是下石坎,走过两合岩都又是一个天,就跟以前过昭通的凌子口一样,凌子口这边乌云密布阴雨绵绵,凌子口那边艳阳一片。话是有点过火,但有些时候确实那么回事。

我有个朋友从巧家来威信开篮球运动会,在威信待了十天,硬是没有放过一天晴。那十天除了打球赛,其余的时间他都蜷缩在酒店的被窝里了。计划去看看“花房子”“小三峡”硬是都没去成。我无法跟他解说威信雨天之外的美景,活生生的让他留下了威信多阴雨,气候阴冷潮湿的印象。

诚然,威信的雨多。但是被雨水滋润的威信风光比威信的雨还要多。在昭通曾听到过一位高中地理老师这样描述:“威信雨量充沛、土地肥沃,绿色植被长势可人,就是筷子插在地上,时间久了也会发芽长叶开花。”这是夸张句。不过,在威信农村长大的人就知道,一块稍微靠近林区的土地,只要一年的时间不去耕种,她很快就芳草萋萋,继而自己就会山花烂漫、绿树成荫了。所以无论时值春夏秋冬,还是来自东南西北,只要你踏进威信,满眼都是高低错落绵延起伏的林海风光,沿路风景如影随行。

在杜甫的笔下“好雨知时节”,可威信的雨不知时节,但是它并不坏,反而很可爱。它会在春日里夹杂着浓雾蒙蔽你的双眼,让春在雨雾中逐渐萌芽,趁你一不注意就送给你个万紫千红的春天;它会在烈日炎炎的盛夏给你降降温度,让你有机会品味清凉一夏;它也会在秋日里酝酿天高云淡,请你感受一下金风送爽、瓜果飘香;它还会将别人眼中层林尽染的深秋景色移送给威信的冬,让威信的冬天林海风光不但不萧条,反而韵味十足。

作者简介:王开珩,女,*党员,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人,小学教师。喜欢文学,有随笔在《昭通文学》《昭通日报》《昭通教育》《扎西》《威信教育》等刊物发表,现为昭通市作家协会会员,威信县第二届作家协会副*。

来源:威信文艺

编辑:都市时报一点关注 张丽青

审核:祝小涵

除非特别注明,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作者:投稿